第2章 层出不穷

一身火红凤穿牡丹的织锦长袍,华丽夺目。

仙姿玉色的面容上,一双灵瞳空灵绚烂,滢滢如水,璀若星辰。眉间精致的点了一朵半开牡丹,别出心裁,增添几分妩媚。

细心描绘后的脸庞,黛眉似弯月,樱唇若朱丹,肌若凝脂,绝美容颜令万人痴迷。即便是天端刺眼的旭日,在她的光辉之下,也瞬间失去了色彩。

她徐徐而上,头顶上那黄金掐丝牡丹镶红宝石的流苏步摇也会随着摇晃发出清脆的响声,还有公鸡时不时的一声鸣叫。

画面华丽又滑稽。

可走到大门面前的时候,苏遥再次被两个侍卫给拦下。“王爷说,虽然让王妃一人走,却还不能就这样进王府。”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惊奇了。

这楚王爷的手段可不止一招啊。

即便是楚王妃拿着公鸡能破了不吉利一说,但未必就能如此轻易一人进王府啊。

“如何?”既然是决定进王府,苏遥自然是要应付了所有的难题。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缓缓被打开,只见一个老奴手中捧着一件白色的斗篷。众人诧异,今日是大喜日子,白色本就是最忌讳的颜色。

苏遥眯着双眸,静静地盯着老奴走到了她的面前。老奴微微点点头,“王妃娘娘,王爷是个孝心之人,今日虽是你与王爷的大喜之日,但今日也是我们太妃娘娘的忌日。”说罢,老奴就将手中的斗篷提高,“王爷说,若王妃当真是愿意嫁到王府,那么就脱掉嫁衣,换上这斗篷。”

喜事穿白色,这也算是闻所未闻了。

楚王爷这是摆明了要给苏遥和丞相府难堪了啊。

可偏偏这个理由,实在让人难以反驳。

周围的人群又是一片片嘘吁声。

他们好奇这一回苏遥该如何去化解这个难题。

老奴精明的打量着苏遥脸上的神情变化,波澜不惊、镇定,丝毫没有小家碧玉的胆怯和羞耻。

只见苏遥扯了扯手中的绳子,地上站着的公鸡拍动了下翅膀。大家很好奇的看向了公鸡。

“百事孝为先,这是千古不变的。既然与太妃娘娘的忌日碰撞到了一起,这也说明我与太妃娘娘也是隐隐之中带着缘分。”苏遥很是识大体,冲着老奴一笑就低头望着公鸡,她蹲下来摸着公鸡的毛,“这只公鸡就是代表着王爷,它的这身红毛也着实不行。”

望着苏遥摸着鸡毛自言自语,老奴等人都是有种诡异的心情从心地浮出。

半顷,苏遥就侧头对月珠说道,“月珠,去准备一条白布过来。”说罢,她又是将鸡毛脖子上的大红花拿下。

众人并不明白苏遥要白布做什么,就望着她干脆利落的脱掉了大红外袍和头上的头饰,毫不犹豫就拿着老奴手上的斗篷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瞬间,大家再看苏遥的时候,便是个清雅脱俗的模样。

月珠的动作很快,她带着白布跑到苏遥身边。

苏遥将手中的玉石团扇给了她,然后用白布将公鸡给包裹住了,顺手便是将公鸡抱在了怀中。

望着这一幕的众人,惊愕、惊恐、甚至还有佩服。

苏遥已经说明了,这公鸡就是代表着楚王爷,既然她穿了白衣,那公鸡岂能是一身红的进去。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苏遥笑得坦然,抱着公鸡的她并没有很滑稽,震撼的气场浑然天成,高贵而不失优雅。

老奴显然是被愣了下,面对苏遥的问题,他呆木的点头,“王妃言之有理。”

所有人都不得不对苏遥有了新的改观。

苏遥成为丞相义女,也是有五年之久,一直以来对她的传言就是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本以为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子。

而如今,她三番五次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难题,并且还能完好无损的保留了自己的尊严,着实惊奇。

竟有人在想,这个楚王妃与楚王爷也是有几分般配的。

没了理由,老奴只能是命人将大门打开,恭迎苏遥进府。

苏遥进了王府,身后的大门也是紧随关上,她一边安抚公鸡,一边环顾四周,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自己都已经进来了,想必这个楚王爷不会再有手段了吧。

正当苏遥还在幻想的时候,身边的老奴稍微变了方才的态度,颇为恭敬的低头说道,“王妃娘娘,老奴姓庄,是王府的总管。”老奴抬手作出请,示意苏遥跟随他走这边。“王妃娘娘,太妃娘娘生前喜静,所以往年的今日整个王府都是不能有任何的大动静。”

如此的解释,倒是让苏遥根本不能有任何的怨言。

“看样子王爷对母妃很是念想。”苏遥没有任何动容,没有感情的敷衍赞美。

“今日本是王妃娘娘的大喜之日,却只能让王妃娘娘如此委屈,是我们楚王府做得不好啊。”庄总管语气充满歉意,还不忘叹口气。

苏遥抿嘴一笑,静静的跟着庄总管走。

楚王府的东边,有处高楼,能将整个王府一览而尽。

段白宴一袭黑袍,负手身后,凭栏而立,正远远的望着穿梭在花园中的那抹白影。

他紧蹙眉头,方才大门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

本以为这个苏遥会知难而退,可不想她轻而易举就化解了。

甚至将他比作了一只公鸡。

想到这里,段白宴紧握着拳头,骨胳之间发出了响声。

“王爷,楚王妃她。”侍从阿左一身墨青劲装,他余光同样落在那渺小的身影上,他欲言又止,深深感受到了段白宴此刻周身散发的阴骘。

“让阿七盯着她。”他的声音充满磁性,冰冷又低沉。

“那今晚,王爷也不打算和楚王妃见面吗?”

“怎么?怕本王不好跟苏承交代吗?”段白宴收回视线,转身从阿左身边经过,“关于苏遥的一切,给本王调查彻底。”充满不可违背的威严。

阿左头低得更沉,“属下已经派人着手调查。”

第2章 层出不穷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