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庄伯自杀

闻言,苏遥勾着嘴,已经感觉到身后有人来了。

随机应变,不错。

---------------------------

苏遥不反驳,只是余光落在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段白宴身上。

“王爷。”庄总管唤了声,忙是走到了段白宴的身边,仿佛自己真的是被迫害的那个,“王爷,王爷救救老奴。”

见状,苏遥嗤笑,一言不发,任由庄总管如何的颠倒黑白。

段白宴的目光冰冷、阴沉,与苏遥对视一眼,眉头便微微蹙起,他转过头去,眼神越发的深邃。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严气场,足以让人不敢喘气。

“庄总管,你是父王身边唯一留下来的人。”异常的平静的语气,偏偏给人一种无形中的压迫感。

“难道王爷是不相信老奴的话吗?”庄总管缓缓抬头,颇为激动的指着苏遥,“王爷,她可是苏丞相的人。”

“本来王爷还会姑且相信你的话,不过你都这样说了,岂不是不打自招。”苏遥冷笑。

庄总管闭上嘴,眼珠子左右转动,他隐忍着,不敢露出半点慌张。

“将庄总管带下去。”段白宴一动不动,没有再多话语。

正当阿左上前准备带庄总管下去的时候,庄总管慌乱之中,锁定了苏遥,愤恨的推开了阿左,直接是抓住苏遥锁住了她的脖子。众人诧异,不想庄总管会突然如此。

庄总管后退了几步,“你们不要过来。”庄总管瞪了阿左他们一眼,更是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苏遥不能展露自己会武功的秘密,只能任由庄总管摆布。“你为何会察觉到我?”

“若是你沉稳些,兴许今晚谁都不会查到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自乱阵脚。”苏遥幽幽的说道。

“不可能!”

“你是恪阚人。”苏遥又是肯定的来了句。

不仅是庄总管本人诧异,就连原本冷漠的段白宴也是惊了下。

“庄伯是恪阚人?不可能。”阿七肯定的反驳。

苏遥勾勾嘴,眉头垂下,段白宴竟也是出奇的看懂,将目光落在了庄总管锁住苏遥脖子的那只手。

“只有恪阚人锁喉的手是三根手指。”苏遥指着庄总管的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说,“人在慌张的时候总是会做出最自然的反应。”

“不愧是苏承看中的人,倒是机灵的很。”庄总管没了之前伪装的模样,露出了阴狠狰狞的表情。“只可惜红颜薄命啊。”庄总管的左手竟是轻轻划过了苏遥的脸颊上。

见此,段白宴在猝不及防之下,一个掌风过去。

那瞬间苏遥的耳边就感觉到了一股很强劲的掌风,庄总管闷哼一声,整个人都是飞了出去。

阿左见机上前,拔剑架在了庄总管的脖子上。

哪知庄总管只对着他们冷笑一声,下一刻他的嘴角就溢出了黑血。

“王爷,他,服毒自杀了。”阿左不悦的望着已经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庄总管。

这一切都仿佛来得很突然。

在苏遥的发觉之中,似乎他们任何人都是没有猜到庄总管是恪阚人。

“阿七,去庄寒的房间看看有什么可疑之物,阿左,继续调查府中可有他的同党。另外叫人将他的尸体安放在柴房。”段白宴果断的交代了几件事,准备转身走人。

“王爷,你就这样走了?”苏遥见段白宴从自己身边经过,全然是将她当作透明人。见段白宴停下了脚步,苏遥便是快走走到了他的面前,“王爷,帮你抓到内鬼,臣妾也算是功劳一件,不知臣妾能讨个特许吗?”

阿七和阿左相视一望,不知这楚王妃想要的特许是什么。

只是他们觉得,楚王妃的脑子必定是能想出任何他们意想不到的惊悚事情。

重新将苏遥打量了一番,段白宴带着玩味的目光,“你倒是很自觉。”

“楚王爷是个赏罚分明之人,臣妾初来乍到,总是要让自己有点存在感。”苏遥抿着一笑。

段白宴单手负背,“你想要什么特许?”玩趣的语气毫不掩饰。

“王爷,翠茗苑烧成灰烬了,臣妾今后该在哪里安身?”苏遥好奇的问。

“本王会安排。”段白宴说。

这个时候,苏遥就露出怜人的模样,故意擦擦没有的眼泪,“王爷,今晚你也亲眼所见了,虽说这纵火犯是针对臣妾的,但却一直藏在你王府,只是单纯想要挑拨臣妾与王爷之间。这倘若今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呢?臣妾虽然不是什么金贵身份,但好歹也是苏丞相的义女,还是皇上赐婚。”

“所以呢?”段白宴眯着双眼问。

“王爷,臣妾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嗯。”

见段白宴如此平淡的态度,苏遥不依不挠,“王爷,今日是你与臣妾的新婚之夜。”

“王妃是打算和本王洞房花烛?”段白宴又是一句反问。

苏遥咬牙切齿,“王爷,这桩婚事是皇上御赐,白天之事皇上视而不见,可不代表这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拿你说话。即便是不说,王爷也想要被我义父抓住话柄吗?”

段白宴果真是露出了厌恶又冷漠的神情,“倒是苏丞相相中的人,倒是比一般的女子要机灵。”

“多谢王爷的夸赞。”苏遥假笑敷衍。

“阿七,将王妃带去浅云居。”

闻言,阿七和阿左都是震惊。

这回不是王妃出其不意,而是他们的王爷不按常理出牌啊。

瞧着这两个侍从的神情,苏遥就知道这个浅云居必然是段白宴真正的寝室。

苏遥只是走一步险棋,若是好办,她也不会拿皇帝和苏承来压制段白宴。

她也不确定段白宴会不会吃这一套。

很显然,段白宴就是从了。不过苏遥知道,段白宴会如此爽快的答应,并不见得是件好事儿。

尤其是段白宴走后留下的那眼神,苏遥心中竟是不由得发毛了起来。

楚王府的日子不好过,但总比好过在丞相府。

苏遥从丞相府的地牢中被折磨了三天三夜,为了活命,她不得不与苏承服软。否则也不会有今日这番。

只是今夜,段白宴并没有回浅云居休息。

一夜未归。

第4章 庄伯自杀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