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打包绑走

乐琪心底的怒火,腾的一下被激起,她很明白自己的处境,邪男一副将她看透的样子,目地就是要将她吃得死死的。

可是,这男人明明嫌弃过她了,为什么还要把她查得一清二楚?

管他呢,反正先把人轰走就是了!

乐琪摆开跆拳道的架势,上前一步,猛的提腿朝邪男的下方踢去,“资料里有没有写着,宫乐琪最爱踢男人的柔软?嗯?”

“有,只可惜你永远近不了我的身!”花泽谨坏坏一笑,闪身躲开,邪魅的气息顿时在整个空间蔓延开来。

可怜的乐琪,一时收不回来踹出去的脚,她猛的朝前栽去……

坏了坏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花泽谨好笑的看着乐琪的囧样,他伸手一勾,轻易的就将乐琪搂入怀里。

而他的一只手还插在裤袋里,拽拽的眯着眸子,瞄了一眼乐琪微有些宽的睡衣里面,“嗯,果然是像搓衣板。”

“你这个流氓!”乐琪的脸瞬间红得像熟透的樱桃,她打了个冷颤,快速挣开邪男的手,闪到一边,用防备的眼光盯着他,“你到底是谁?来找我做什么?我压根就不认识你,我告诉你,你再不走,我可就要大声喊救命了。”

“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我没欠你钱吧?”

“嗯!”

“你也不是我房东吧?”

“嗯!”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调查我?首先声明,我没有做第三者的潜质,也没有做红颜知己的兴趣!”

乐琪冷冷的盯着邪男,一步步小心的往后退着。

她在心底自我催眠道:没事的,没事的,只要退进了自己的窝,把门一甩,任那邪男在外面敲个澎澎作响,她也绝不开门,惹不起,难道她还躲不起吗?

花泽谨饶有兴趣的挑起一边唇角,露出一抹宠溺的笑,他将她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他将她的防备记在心上,这个女人跟其它女人果然不一样,她很有性格,还像小时候一样。

不过,是她先招惹的自己,自己不过是隔了这么多年才上门收债而已。

本来想直接告诉她来意,以及他的身份,但她好玩的表情动作在他脑海里无限放大,他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跟她玩个游戏的兴致。

乐琪见邪男朝她露出了宠溺的笑,这么古怪而不合时宜的笑,直接让她的心脏砰砰作响的乱跳了起来,这邪男,难道脑子有病?

要不然,他干嘛对自己宠溺的笑?

等等,他该不会是......

在整蛊?或者,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管他呢,反正她没兴趣参加他的游戏。

乐琪猛的转身奔入房间,反手将门用尽全力甩上……

只可惜,她没有听见预料中的关门声,她苦巴巴的转身,看着那个似笑非笑的邪男站在门边,一手插在裤袋内耍酷,一手轻易的握住门柄,啧啧的两声,似乎在嘲弄着她的自不量力:“你太瘦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乐琪紧皱眉头,不由的哀叹她今天走了什么运,一大清早就遇上瘟神,惹不起,也躲不过。

花泽谨没有说话,只是邪肆的眨了眨眼,扬手打了两个响指,“将小姐带走!”

两个黑色西装打扮的男人立即应声而出,一左一右像夹小鸡般夹住乐琪,花泽谨率先离开,三层楼的楼梯没用到三分钟就走完,乐琪却仍然没有从被打包绑走的惊吓中醒过来。

当意识到两个男人正在将她塞入车内时,乐琪破口大吼起来,“流氓,你到底想怎样?你要带我去哪里?来人啊,绑架啦!杀人啦!”

“将她的嘴蒙起来!”花泽谨摸了下耳朵,真吵。

他绕到副驾座坐下。

流氓?还是第一次敢这么称呼他,很好。

“我还穿着睡衣……”乐琪还想说些什么,两个大汉就配合默契的用黑胶纸贴上她的嘴,“嗯……嗯……”

该死的邪男,她不仅身着睡衣,她还连个bra都没穿。

该死的,该死的,她什么时候惹上的瘟神?莫名奇妙的被架上车不说,还莫名奇妙的被蒙住了嘴,连叫骂的权力都被掠夺了。

第2章 被打包绑走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