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替她穿鞋

花泽谨只笑不语,他的双手捧起乐琪的脚裸。

“啊,你要干什么?”乐琪立即像触电似的,尴尬的想将脚提起来。

然而,她那点力气,在花泽谨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本来我不想做什么,但如果你不乖乖的,说不定我一个生气,控制不住的就会做出点什么喔!”

花泽谨邪魅的脸上充满戏谑的气息,他故意逗她,扯了扯嘴角,说出一句温柔却让她害怕的话来。

乐琪咬了咬唇,倏地,愤怒的伸脚朝花泽谨的脸面踢去,“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

花泽谨突然轻笑出声,他喜欢看宫乐琪对他的无可奈何,他轻易的将那双踢过来的脚裸挡住,只用了轻微的一点力气,就将那双不乖的脚压下地板,“如果你敢动一下,我就亲你一下。动两下,我就亲你两下!”

“你别太过分……”乐琪羞红了脸,可恶的家伙,如果她能顺利逃走,她一定每天烧香拜佛远离瘟神。

“那要看你的表现!”花泽谨松开手,伸出修长而充满烟草味的手指,将水晶鞋从盒子里拎出来,他越是笑得温柔,瞳孔里的邪气就越是高涨。

他轻轻托起乐琪的脚裸,将水晶鞋套上去。

大小正合适,颜色搭配也刚好!

乐琪极力忍住心口的冲动,花泽谨那双手似乎充满魔力,每触动一次她的脚裸,她的心,就会砰砰砰的跳乱了节拍。

鞋子一穿好,她马上逃也似的缩回脚,猛的站起身……

“啊……”乐琪惊叫一声,水晶鞋的鞋跟只有手指般大小,她一时站立不住,失去控制的朝前趴去。

惨了,原来越是美丽的东西,害人程度就会越高。就如同花泽谨这个邪气的‘祸害’,明明笑得无害,瞳孔里的诡异却让人大热天的打起冷颤来。

花泽谨半蹲着,右手轻轻一揽,乐琪立即跌入他的怀里,两个人的脸刹那间碰触到一起,唇贴着唇,眼贴着眼……

宫乐琪身上有巧克力般甜美的气息,花泽谨不自禁的在她唇上一咬,心,瞬间中悸动了一下,忍不住想把那甜美的气息获取更多,但他不想太吓着她,只能隐忍的吻着她的唇瓣,没有进一步动作。

乐琪目瞪口呆的一动不动,心脏迅速跳动着,嘭嘭嘭的声音不停回荡在整个大厅,空气顿时僵住,什么都被定格了。

乐琪傻愣愣的,不敢相信,花泽谨竟然吻了她?那是……那可是她的初吻呐。

她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的伸出手将花泽谨推开,而后她防备的站起身,退后好几步远,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花泽谨。

“投怀送抱?嗯?”花泽谨意犹未尽的擦拭了一下唇上的湿粘,刚才的浅吻让他有了感觉,没想到,一个小时候的际遇,居然能治愈他这么多年来没有感的身体,她唇间的甜蜜,真的像是有巧克力的味道。

还是说,正是因为她小时候的霸道,所以他现在只对她一人有感觉?

这丫头,好在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还是找到了她。

“你恶人先告状!”天呐,这花泽谨是人吗?明明是他夺了她的初吻,竟然还怪她投怀送抱?乐琪暴怒的握紧拳头,娇红的脸上布满委屈,“明明是你……是你把我的初……初……”

“初吻?”花泽谨忍不住用修长的手指,抚了一下唇角,他眼底的深邃闪过一抹亮晶,只是一会,他又用那种坏坏的口气,逗弄的轻问,“初吻,值多少钱?”

“你这该死的暴发户!”有钱就了不起吗?以为买得到初吻?买得到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吗?

乐琪再也忍受不了了,她半弯腰,将右脚上的水晶鞋脱下来,猛的朝花泽谨扔过去,“你最好放我回去,否则,我把全部家产卖了,也要把你告上法庭!”

“你的家产我有估算过,除了冰箱里还有几袋榨菜与几罐饮料外,你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房东的,并且,你的银行卡上似乎只有一千块钱的存款,再加上早上被你拿去的一万块钱,你的财产一共只有一万一千块钱!”花泽谨没眨一下眼睛,随手一抓,即把袭过来的水晶鞋握在手心,他皱了皱眉,身上顿时充满肃冷的气息,一步步走向宫乐琪,将鞋递过去,“把它穿上!”

第5章 替她穿鞋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