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婚礼

她想倔强的摇头说声不穿,可是,看着花泽谨脸上郑重的表情,她突然害怕自己一摇头,那瘟神会有什么更吓人的举动做出来,所以,她麻溜的接过水晶鞋,穿上,还未等她站稳,花泽谨就牵住她的手,大步朝门外走去。

“喂,你要干什么?还要去哪里?”宫乐琪又不懂了,她小跑着跟随上花泽谨的脚步,一面要提着裙摆,另一面还要万分小心鞋跟,“你撞鬼了吗?有没有人教过你,对女人要懂得怜香惜玉一点?”

花泽谨猛的停下脚步,乐琪一时收不住脚力,又栽入了他的怀里。

“迫不急待的投怀送抱,你这女人还真够不乖的!”花泽谨皱了皱眉,这女人向来都是如此冒失吗?

乐琪捂紧被撞疼的额头,赶紧从花泽谨的怀里逃开,退后到一米远,“你讲点道理不行吗?明明是你故意停下脚步,想让我撞上去,顺便吃我豆腐,是不是?”

“呵呵!”听了乐琪的话,花泽谨忽然扬唇邪肆的笑出了声,一双深黑的眸子绽放出妖异的色彩,“如果我说你撞上来的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你的豆腐,那么,你还会相信我是故意想要吃你豆腐吗?”

“你!”乐琪的额头浮现出三条黑线,头顶飞过三只乌鸭,脸在刹那间红得如同苹果般娇嫩,她气愤的翘起唇瓣,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的扬起双手,直想掐过去,把那个好看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她越是这样,花泽谨就越开怀。

乐琪看奇葩似的看着花泽谨,最后倒吸了好几口气,将怒火咽下腹,一字一句咬得清清楚楚,“OK,我承认自己是太平公主,这样子够了吗?既然你讨厌小的,对我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所以麻烦你送我回家,九点,我还得赶着去上班!”

“你现在是我的专属搓衣板,只能跟着我走!”花泽谨宠溺一笑,再次牵上她的手朝外走去。

天呐!乐琪震惊的捂紧唇,五辆车已经完全变了样,车还是原来的车,只是被打扮成了婚车,她的心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望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婚纱,又望了一眼婚车,突然之间,她像是明白了什么。

这邪男,要骗婚?要骗她去结婚?

“我不去……”乐琪倏地大叫起来,只是,还未等她说出下面的话,花泽谨就弯身将她横抱起来。

乐琪整个人都傻住了,心脏如同打鼓般嘭嘭嘭乱跳着,脸上一片潮红。

……

车,帅气的划过一道弧度,停在钻石级酒店外,早有媒体记者与保全人员守在酒店外。

花泽谨朝媒体镜头皱了皱眉,倏地又扬起一边唇角,打开车门,弯着身子将还在发愣的宫乐琪横抱在怀里,在保全人员的保护下,慢慢步入婚宴现场,“满意吗?我的专属搓衣板?嗯?”

“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莫名奇妙的跟我结婚?就算穿上了水晶鞋,我宫乐琪还是宫乐琪,不是豪门千金,没有跟你结婚的资本!”乐琪惊恐的瞪大美眸,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花泽谨只笑不语,瞳孔里的墨黑色滑过丝丝笑意,看着这女人对他发怒、对他防备、对他小心翼翼,他觉得这场婚礼,应该会有趣至极。

在酒店的宴会场,乐琪愤怒的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站着的中年男人。

她的手,不自然的握成拳头,青筋突起,他的样子没变,就算他化成了灰,她也能够将他认出来。

“原来是你?”

这个人是她的生父,只管生,不管养,当年为了个第三者,把她与妈咪赶了出去,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再次见到他!

第6章 婚礼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