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为的就只是报复她

“忘恩负义?”

裴司寒冷冷勾着唇角,骤然捏住林舒的下巴,力道大的林舒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林舒被他按进了沙发中,他的手扼住她纤细的脖子,她几乎窒息。

裴司寒想掐死她!

“谁忘恩负义?裴家以前帮你们家的还少?我活该遭你设计吗!”裴司寒猩红着双眼,满是戾气地将她甩开。

她头晕眼花,控制不住地咳嗽,“不是我、裴司寒,不是我……”

他认为,那件事是她和父亲狼狈为奸。

可她也是个受害者啊。

她想起身,只是还不待她爬起来,裴司寒沉重的身子猛地将她压住。

林舒骤然惊醒,剧烈挣扎:“裴司寒你做什么!你走开啊!”

“走开?”裴司寒阴冷的笑,嗤啦一声,森森道:“林舒,该滚的人是你,胆敢设计我,代价总要付清的!”

“不要——”

林舒哭了,声嘶力竭。

三年,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对她没有爱和怜惜,却屡屡强取豪夺。

他为的,就只是报复她。

每每这时,他总要抓起旁边的镜子,对准她的脸,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按到镜子前,像胜利者般目光兴奋地说:“看呢!林舒你快看!快点看看现在的你有多下贱!”

她骤然间情绪失控,失声痛哭,狠狠一巴掌便甩在他的脸上。

裴司寒被打偏了脑袋,暴怒。

林舒将那镜子夺过去,砸在地上用力摔碎,碎渣溅了一地,也飞起来划伤了她的脸,她指着裴司寒的鼻子哭着说:“裴司寒,你滚,你滚——”

裴司寒咬紧了牙关,从未被人裹过巴掌,还是让他厌恶至极女人。

“不知死活!”

他猛地暴起扼住了林舒的脖子,将她死死地按进沙发中。

裴司寒一手按着她,一手从茶几抽屉里拿出药,熟练地掰掉一粒。

林舒恐惧地瞪大了双眼,“不要,裴司寒我不要——”

裴司寒却不由分说地将药丸塞进了她喉咙里,拿起一整杯水,强行灌进她口中。

她被呛得连连咳嗽,她想吐出去,裴司寒却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他目光发狠,是每一次后必然的举动。

他不可能会让林舒怀孕,她已经是他这辈子的污点,更不可能让她再生出一个孽种来跟他纠缠不清。

咔嚓一声,他虎口骤然传来剧烈的疼痛,林舒狠狠地咬了他。

林舒挣开他的束缚,捂着嘴巴,尽管衣衫不整,却疯了般朝外逃去。

她迫切地逃离这个地方。

她一路跑到了别墅区的灌草丛中,躲在草丛后,使劲抠着喉咙,将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出去。

直到看到那粒药丸,她才虚脱了般瘫坐在地。

她要生孩子的,只要生了孩子,就算裴司寒恨她,裴家也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给她三分薄面,庇护着她的父亲和林氏。

林舒望着地上躺在污秽中的药,控制不住地捂住了脸痛哭。

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绢帕递到她跟前,属于男人的温润嗓音在她头顶响起:“小姐,你没事吧?”

第4章 他为的就只是报复她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