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夜

红色盖头挡住叶连城的视线,这令她嗅觉和听觉格外灵敏。

整个晁公馆都弥漫着淡淡的酒气,已经夜深,晁天佑还没喝完酒吗?

正忐忑间,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从门缝钻进屋里,“少帅好福气,听说叶家的二千金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其余人纷纷附和。

“主动送上门的罢了,过些天小爷腻了,赏你们就是了。”晁天佑淡淡的说。

叶连城身子一僵。

门外有人打圆场,“少帅喝醉了,这洞房没法闹了,弟兄们跟我走,咱们打牌去。”

很快,众人散尽,晁天佑推门而入,一步步走向叶连城。

黑洞洞的枪口探进盖头,然后将之掀落。

不等叶连城抬头,晁天佑用枪口挑起她的小巧精致的下巴。

叶连城脸上血色褪尽,她死死咬住嘴唇,才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都肯娶你,还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晁天佑不耐烦的半倚在枕头上,懒洋洋的说:“还不伺候我换衣服。”

叶连城的脸顿时烧起来,笨手笨脚的帮晁天佑解开两枚扣子后,她窘迫的几乎无法呼吸。

终于把晁天佑的上衣脱下,晁天佑戏谑的朝下面指了指,“你见谁穿裤子睡觉?”

叶连城只好把手伸向晁天佑的腰带,可羞涩令她无法继续。

“少跟我装正经,看你急吼吼嫁进来的样子,应该很想当我太太吧。”晁天佑的话如尖针扎进叶连城的心里。

“我没有,我……”叶连城想要解释,却语无伦次。

“行了,倒胃口!”晁天佑伸脚把叶连城踢下床,“该轮到你了!”

叶连城下意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头低低的垂着,不敢接触晁天佑的目光。

“少跟我来欲拒还迎这套,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扫爷的兴!”晁天佑摆弄着手里的枪,“也不知道叶遐龄那老家伙能否命如其名,真活到龟鹤遐龄!”

叶遐龄是叶连城的父亲,正是在他的主张下,叶连城才代替姐姐叶倾城嫁进晁公馆的。

叶连城赶紧抬头,“少帅息怒,我这就……脱!”

衣裳一件件落到地上,最后少女的身上只着内衫。

“继续!”晁天佑的目光落到叶连城的身体上,像是在打量一件物品。

叶连城狠了狠心,把剩余的衣衫全部褪下。

也许是冷的,也许是羞的,她身子微微发抖。

晁天佑勾勾手指,“过来。”

叶连城紧咬着嘴唇,一步步走向未知的命运。

……

天光渐亮,晁天佑慢条斯理的穿罢衣裳,看都不看叶连城一眼,直接摔门而去。

仿佛叶连城只是他花钱买来的。

叶连城缓缓睁开眼,她早就醒了,也可以说是整晚未睡,之所以现在才睁开眼睛,是因为她不知该如何面对晁天佑。

一切都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

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羞耻的痛苦。

一滴泪顺着她眼角滑落,渗入发中。

自小便跟在她身边的丫鬟晴雪把门推开个小缝,“小姐,您……没事吧。”

她昨晚一直在外间忙乎,有些事情看的比叶连城更清楚。

来晁公馆之前,晴雪还替小姐开心,不过一天功夫,便转化成深切的担忧。

“晴雪,扶我起来。”叶连城艰难的开口,嗓子痛的像是被塞了一把沙子。

晴雪赶紧跑进屋,看着床上的狼藉,眼泪先流下来了,“小姐,你受苦了。”

叶连城勉强笑了笑,“没事。”

晴雪小心翼翼的替叶连城穿衣,触目所及之处满是伤痕,心中更加难过,“第一天就这样,小姐,以后的日子你可怎么过啊!”

叶连城木然的看着前方,口中喃喃说道:“怎么过?无非是一天天过罢了。”

对晁天佑,她不敢有丝毫反抗。

叶家已经摇摇欲坠,还仰仗着晁天佑撑腰,她是作为贡品被送过来,一旦惹恼了晁天佑,叶家就完了。

“明明是大小姐有负少帅,明明是老爷安排你替嫁,整件事您都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承受这一切?我这就求夫人去,让她……”晴雪越说越气愤,准备回叶家诉苦。

叶连城死死拉住晴雪,表情严厉,“娘的日子已经够苦了,无论我在这边经受了什么,你都不准在她面前多嘴,听见了吗?”

“那我求老爷去!”晴雪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叶连城叹口气,“傻孩子,爹若是真舍不得我,也不会把我送过来。”

走到梳妆台前,望着镜中秀美的脸庞,她微微苦笑,“更何况嫁进晁公馆,是我自己求来的,怪不得任何人!”

第一章 新婚夜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