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娘家

舞跳到一半,晁天佑突然把叶连城横腰抱起,然后毫不怜惜的丢到沙发上。

“音乐继续。”他指挥着乐师,然后扯开自己的衣裳扑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散去。

叶连城衣不蔽体的躺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

她已经失去了知觉。

晴雪跪在她面前,一下一下的磕着头,“小姐,是我害了你,都是为了我……”

从这天起,叶连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最起码在晴雪看来是这样。

她从一个爱说爱笑的少女变得沉默寡言,眼神也没了光彩。

按规矩,新娘子成亲后三天要回门的,可晁天佑对此只字不提,叶连城也就好像忘了这件事似的。

直到某天晁天佑有事外出,叶连城才带着晴雪回了娘家。

叶遐龄去商会了,家中只有慈母慧茹。

见女儿形容憔悴,慧茹起了疑心,“连城,天佑对你不好吗?”

叶连城立刻否认,“没,他对女儿很好,是我一时不太适应。”

慧茹松了口气,心想叶连城初为人妇,不习惯也有可能,完全忽略了晴雪几度欲言又止。

“天这么热,干嘛穿的这么厚实?”慧茹想替叶连城把袖子往上挽一下。

叶连城飞快收回手臂,勉强笑着说:“我这些天患了伤寒,不能吹风的。”

慧茹体贴的嘱咐女儿吃药,并没起疑心。

如果她动作快一些,就能看到叶连城手臂上累累的伤痕。

“姐姐她……还好吧?”叶连城问。

慧茹点点头,“彭大帅对她很好,倾城一向有福气。”

叶连城苦涩的笑了,尽管晁天佑一再折磨她,她却并不怪对方。

因为她知道晁天佑有多爱姐姐叶倾城。

有时候极端的无情源自于多情。

坐了一会,她起身告辞。

晁公馆门口,守门人不肯放行。

晴雪焦急大骂:“你给我看好了,这可是少帅夫人,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守门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管你是谁,少帅亲口吩咐的,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晁公馆!”

眼看着日头一点点降到墙头,叶连城沉默不语。

这时,一辆亮黑色的小轿车停到公馆门口,晁天佑和一女子相携下车。

叶连城认得那女子就是前阵子在花厅唱歌之人,名唤白牡丹。

白牡丹的身子几乎要嵌到晁天佑身上了,看见叶连城,小手绢在空中挥了挥,然后掩口而笑,“哎呦,可真巧,竟遇上夫人了。”

叶连城大半天没吃东西,被手绢上传来的香气一熏,腹内一阵翻腾,生怕自己会吐出来,她忙捂住嘴。

“少帅,夫人她嫌我!”白牡丹委委屈屈的缩进晁天佑的怀里。

晁天佑微微蹙眉,“你去哪了?”

叶连城淡淡的回道:“回家了!”

晁天佑面露愠色,“嫁夫随夫,口口声声回家,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

白牡丹眼珠一转,娇笑着说:“少帅息怒,依我看并非夫人不把自己当晁家人,也许……回娘家只是托辞,她去了别的地方也未曾可知啊!”

她看似替叶连城开脱,实际却泼了一盆脏水。

晴雪气的说不出话来,“小姐冰清玉洁,不准你污蔑她!”

白牡丹立刻装无辜,“人家可什么都没说,小丫头,你干嘛这么敏感,莫非心中有鬼?”

知道晴雪在白牡丹那里讨不到便宜,叶连城轻叹口气,“晴雪,清者自清,何必解释?”

晁天佑冷笑,“好一个清者自清,想回娘家为何不选其他日子,非要趁我不在公馆时才去?”

叶连城迎上晁天佑的目光,一双眸子黑白分明,“你会陪我一起回去吗?”

晁天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会!”

“既然如此,我哪天回去又有什么分别?”叶连城面无表情。

晁天佑脸色铁青,“还敢犟嘴!”

白牡丹在旁突然惊呼一声,“夫人,您今天打扮的真好看,看起来珠光宝气的!”她抚摸着空荡荡的手腕,脸上写满羡慕,“尤其是夫人的玉镯,着实通透,有钱都买不来呢!”

为了向母亲证明自己过得很好,叶连城回家之前确实细心打扮过,白牡丹所言不虚,可这话听在晁天佑耳中就多了一层意味。

他上下打量着叶连城,平日不施粉黛的叶连城已经秀美无双,今日的她更是宛若微风中初绽的荷,添了几分淡雅高贵之态。

这份美要展示给谁看?

晁天佑心中突然生出一团火,却又不好在人前发泄,他的目光落到叶连城手腕处的玉镯上。

“白牡丹,你喜欢她的玉镯是吧,爷赏你了!”

第三章 回娘家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