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断镯

“白牡丹,你喜欢她的玉镯是吧,爷赏你了!”

-------

晁天佑盯着叶连城,“把手镯摘了!”

白牡丹笑的喜气洋洋,口中兀自客气着,“这怎么好意思……”

叶连城把手藏在身后,不住的摇头,“这是我娘的家传之物,一辈辈传到我手上的,不能随便送人!”

晁天佑迈了一步,逼到叶连城近前,左手一摊,“把手镯给我。”

叶连城被堵在墙角,死死护住手镯,泪如雨下,“求求你,放过我吧。”

晁天佑按住叶连城的胳膊,强硬的褪下玉镯,然后回到白牡丹身边,亲手替她戴上。

“少帅,好看吗?”白牡丹示威似的高高扬起手腕。

晁天佑眼神仍未从叶连城身上收回,看都没看白牡丹,“好看!”

突听一声枪响,车窗粉碎,玻璃溅的四处都是。

一枚子弹堪堪擦过晁天佑的手臂倏忽而过。

来不及多想,晁天佑护着白牡丹迅速蹲下,以车身为掩体拔枪反击。

流弹在身侧不断弹射,被激起的碎石打在叶连城的身上,火辣辣的疼。

她跟晴雪缩在角落里,这虽不是主战场,却也险象环生。

晴雪用身体护住叶连城,吓得瑟瑟发抖。

叶连城遥遥看向晁天佑,眼神黯了黯。

晁天佑自始至终把白牡丹保护的很好,却仿佛忘记她的存在。

晁公馆内的大兵们迅速出来助战,局势很快得到控制。

对方见讨不到便宜,落荒而逃。

晁天佑脸色阴沉,“不留一个活口!”

不必审问,南城里敢对他动手的人只有那个人!

白牡丹吓得面无人色,躲避时发型乱了,衣服也扯破了,看起来很狼狈。

“少帅,吓死人家了。”她可怜兮兮的撒着娇。

叶连城突然冲出来,扑到白牡丹脚下,拾起碎成几段的玉镯。

“哎呀,才只顾着保命,没顾得上这个镯子,少帅,对不住了。”白牡丹笑盈盈的向晁天佑道歉。

晴雪不服气的说:“那镯子是小姐最心爱的首饰,你怎么能这么不当心?”

白牡丹翻了个白眼儿,“少帅把玉镯送给了我,我就是镯子的主人,别说是我无意中打碎的,哪怕是我故意摔碎了,听个响,也轮不着你这臭丫头质问!”

叶连城死死攥着断镯,掌心被锋利的边缘刺透。

正伤心之际,她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

抬头望去,对面远处的一个窗台裂开个小缝。

叶连城不假思索的挡在晁天佑面前,与此同时枪声响起,她后心一痛,随即失去了知觉。

晁天佑眼睁睁的看着叶连城倒在脚下,脑袋一片空白。

飞快抱起叶连城,他大步冲进晁公馆。

鲜血弥漫开来,叶连城的半个身子都被染红了。

“快去请医生!”晁天佑嘶声喊着,双目猩红。

小心翼翼的把叶连城放到床上,晁天佑急的手足无措。

“叶连城,你不准死,否则我让整个叶家为你陪葬!”

叶连城想宽慰他说自己没事,却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医生很快赶来,检查过后为难的摇摇头,“弹片距离心脉太近了,我没把握取出来。”

晁天佑愤怒的咆哮着,“庸医,废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必须要救活她!”

医生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整个南城,能救夫人的只有乔景山乔大夫了!”

晁天佑如梦方醒,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乔景山到了。

查看过叶连城的伤势后,乔景山面色严峻,“必须立刻手术!”

幸好他来时早有准备,已经带了手术器械和药物,因此并没浪费太多时间,他便开始替叶连城取子弹。

晁天佑被隔在门外,他心里乱糟糟的,那是很陌生的感受,这些年来枪林弹雨,无数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始终是镇定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唯有这次他失了方寸。

他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因为叶倾城的缘故,他对叶连城是嫌弃的、厌恶的,所以他肆无忌惮的折磨对方。

本以为叶连城也是恨着他的,可危险来临,那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却挡在他的前面!

晴雪担心叶连城的伤势,却碍于晁天佑的威势不敢靠前,只好躲在不远处哀哀哭泣。

晁天佑心中一动,走到晴雪面前,见她双手正捧着被白牡丹弄断的玉镯。

叶连城受伤倒地时,玉镯落到地上,晴雪心疼那是小姐之物,这才细心收起。

晁天佑伸手想要拿起断镯,晴雪警惕的躲开了,“少帅,镯子断了,相信白牡丹小姐已经不稀罕了,你就给我们小姐留个念想吧!”

晴雪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磕头。

青石板上很快染上血痕。

第四章 断镯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