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故人相见

门终于被打开,乔景山从里面走出来,神情疲惫,额头满是汗水。

晁天佑立刻冲过去,“她怎么样?”

乔景山的目中带着欣慰之色,“谢天谢地,总算保住命了!”

晁天佑长出一口气,终于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天佑,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乔景山问。

犹豫一下,晁天佑硬起心肠,“我又不是医生,多看一眼,少看一眼,对她的伤情也没什么帮助。景山,你这次打算在国内待多久?”

乔景山有些心不在焉,“我毕业了,不用再去Y国,以后我打算留在医院帮爸爸。”

晁天佑笑着拍了拍乔景山的肩膀,“如此乔院长可得一强助啊!”

回头看向门内,乔景山嘱咐道:“夫人的弹片虽然已经取出,可她失血过多,脏器受损,就要好好静养才行,饮食上要以清淡为主,切不可接触腥膻之物,还有酒水……”

晁天佑打断他的话,“不是已经保住命了吗?哪那么娇气!”

乔景山眉头一皱,“连城可是你夫人,又是因你受伤……”

晁天佑狐疑的打量着乔景山,“连城?叫的这么亲近,听说乔叶两家是世交,想必你们也是旧相识吧。”

乔景山自知失言,赶紧掩饰:“只是认得罢了,你别多心。”

晁天佑目光闪动,“既然你说连城还没彻底脱离危险,不如就在舍下多留几日,一来能看顾她的病情,二来咱们还能聚聚。”

乔景山痛快的答应了。

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叶连城才恢复意识。

未愈合的伤口没完没了的刷存在感,叶连城痛不欲生。

晴雪实在看不下去,找乔景山去要止痛药。

服下药后,痛楚有所缓解,叶连城俯卧在床上,呆呆的听晴雪讲公馆里这几天发生的事。

晁天佑替白牡丹赎了身,接她回公馆成了二姨太。

晴雪脸上写满庆幸,“少帅如今整天跟白牡丹厮混在一起,倒也省着找小姐麻烦了。”

叶连城心中酸涩,沉默不语。

又过了些时日,叶连城勉强能下地了,便要晴雪扶着自己去向乔景山致谢。

她跟乔景山从小玩在一起,感情十分亲厚,只是后来年纪渐长,为了避嫌,加上乔景山出国留学,两人已经三年没见了。

客房中,乔景山正在练书法,跟其他留学生不同,他无论穿着还是作风都十分保守,对国学颇有研究。

见叶连城来探,乔景山又惊又喜,正要迎过去,忽又想起什么,忙回身把正写了一半的宣纸团了,丢到窗外。

“连城,你不好好养身子,跑过来做什么?”乔景山无来由的紧张起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叶连城“噗嗤”一笑,“乔大哥,几年不见,你我生疏不少啊。”

她不能久站,晴雪伺候她落座后,乔景山才反应过来,亲手为她斟茶。

“乔大哥,你也喜欢喝雀舌呀。”叶连城嗅了嗅茶香,十分惊喜。

乔景山微微一笑,“随意买的,你爱喝的话,一会都拿走。”

叶连城抿着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她本想道谢,可故友相见,又觉得说“谢”字太见外。

乔景山看出叶连城的心思,目中流露出赞许之意。

“什么时候回国的?”叶连城问。

乔景山眼神一黯,“你嫁人后第三天。”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窗外,一只手拾起地上的纸团。

缓缓展开,只见上面书着两行诗句,“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晁天佑猛地把纸团起,死死攥在手心。

白牡丹嘴边噙着不怀好意的笑,低声说道:“乔医生一表人才,没想到还是个多情种子。”

屋内,乔景山声音更低,“他对你好吗?”

叶连城垂下头,“天佑待我很好。”

乔景山忍无可忍的站起身,“你受伤的这段时间,他甚至都没去探望过你,这也叫待你好?”

叶连城立刻起身,“乔大哥,我身子乏了,就先告辞了。”

“连城,值得吗?”乔景山两步跨到叶连城跟前,挡住她的去路。

叶连城盯着乔景山的眼睛,“乔大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门外白牡丹啧啧评论道:“好一招欲擒故纵,夫人要是去凯乐门上班,一定能红!”

乔景山面露痛苦之色,“连城,我比谁都希望你幸福,如果他待你如珍似宝,我心服口服,可如今我亲眼见到……”

叶连城截然打断他的话,“别说了,我不想听!”

白牡丹嗤笑一声,“以退为进,看来乔医生今天肯定要表白了!”

晁天佑忍无可忍,头一次觉得白牡丹太聒噪了!

“闭嘴!”他狠狠扇了白牡丹一耳光!

第五章 故人相见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