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怎么就变了

花卿没有挣扎,亦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身体的灵力在下坠过程中渐渐消散,带来抽筋剥皮之痛。

她终是承受不住,沉沉闭上了眼……

“卿儿!!”元烨将玄色腰带化成长鞭,便要往诛仙台里跳。

一旁的玉芙死死拉住他:“殿下,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元烨眼底猩红一片,将玉芙粗暴甩开,然后跳了下去!

玉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身侧的侍女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诛仙台,眼眸几近扭曲……

星月宫。

寝殿摆了四个药炉,几个侍女不断往内添加仙草。

床上的花卿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哆嗦。

元烨不停给她渡着仙力,眼底透着无措又惶恐的光。

“痛……”花卿的嘴唇就没停止过颤抖。

“卿儿,不痛,我在这……”元烨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

花卿颤抖了一阵,又猛地发起高烧,星月宫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星月宫府的药仙也没了辙,提议要元烨直接将花卿送去药神宫殿,找药神帮忙。

“我不要去药神宫殿……我不要去……”烧得两眼发花的花卿执拗开口,她声音模糊不清,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她不想让元烨知道,自己仙体受损严重,甚至时日不多。

“卿儿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元烨做了退步,但还是使了眼色命人去请药神过来。

“烨哥哥。”花卿忽的睁开了眼,脸蛋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艳得像滴血,“不是都说好了吗……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了呢?”

烨哥哥这个称谓,是年少时花卿对元烨的专属昵称。

只是近几年来,她再未唤过。

“你快好起来,烨哥哥只要你。”元烨吻着她的额头,心底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花卿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身子才渐渐好转。

元烨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花卿有些晃神,元烨对自己这般上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胸口突然堵得慌,花卿拿起手帕捂住嘴,轻声咳嗽。

枣红手帕还未移开,她便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元烨看到了她脸色的异常。

花卿用手帕捂住嘴,微微摇头:“突然想吃食神做的云霜酿酒了。”

她不想让元烨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元烨眼神泛亮,随即踩着军靴大步离开。

他一走,花卿才松开沾血的帕子,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渍。

“给我多备些枣红色的手帕。”花卿对着小蝶吩咐。

小蝶心疼自家主子的坚韧,却也没敢忤逆她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找布衣仙子。

直到傍晚,花卿都没等到元烨送来云霜酿酒,更没等到小蝶带回枣红手帕。

她有些不安地在星月宫大门口踱步,心想要不要再派个侍女去布衣仙子那看看。

“轰隆”忽地一声雷鸣,响彻整个乾华宫殿。

花卿手中沾血的帕子被震落在地,心如擂鼓般急剧跳动着。

“娘娘!”凌霄殿一个侍女慌慌张张朝花卿跑来,噗通跪在地上。

“小蝶姐姐……被殿下处决了……”

第5章 怎么就变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