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婚

林城法院。

“原告,你确定要对被告人祁景严提起离婚诉求么?”

法官的声音响在耳畔,宋泠站在原告席上,看着被告席上祁景严冷峻的面容,心中阵痛。

祁景严,她大学同学,也是她的老公。

两人都是林城大学法学系博士,毕业后进了同一家律所工作。

同样学习法学的两个人,无论什么事上都太过理智,以至于他们结婚三年,终究是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还是最可笑的诉讼离婚!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默契的选择了自行辩护。

深吸一口气,宋泠敛起外露的情绪,看向法官说道:“是,我确定。”

“那就开始吧。”

“被告祁景严与原告宋泠结婚三年,对原告进行家庭冷暴力,三年间,在各种事情上与原告争论不休,结果均是原告退步为终止,引发家庭矛盾,使其不可调和。此外,被告人在结婚期间,不曾与原告有过任何亲密行为,这其中包括:牵手,拥抱,亲吻等等一系列,与被告人结婚前和原告在一起时完全不同……总结以上,原告宋泠向被告祁景严,提起离婚诉讼。”

宋泠将她心中对祁景严的抱怨一条条一列列的整理成公诉词,当庭说出。

而祁景严听着,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宋泠句句指责的人不是他一般。

宋泠说完后,法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祁景严道:“被告人祁景严可以开始自行辩护。”

祁景严闻言整理一下西装,站起身看向宋泠,眼中闪过抹嘲弄。

“法官大人,我不否认原告方对我的所有指控,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我与原告夫妻感情破裂。”祁景严说着,将家庭冷暴力的具体词条投射在投影布上,然后他看向宋泠上下打量了几眼,再次说道,“但是很显然,原告方精神状况良好。这就证明我的行为并未对原告造成伤害,原告对我的控诉并不成立。”

家庭冷暴力是指一方对另一方长时间的暗示威胁,语言攻击,经济和性方面的控制等方式,达到用精神摧残对方。

宋泠闻言看着投影布上的字,只觉得可笑。

祁景严分明就是在诡辩!

“法官大人,我反对!”宋泠站起身,高声喝到。

“反对无效!”法官看了眼宋泠,看向祁景严示意他继续。

“原告控诉我结婚三年内未同她有任何亲近行为,这一点我不否认。可是法官大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婚姻生活内,男方必须对女方行使亲近行为。综上所述,原告控诉均不成立。”

祁景严说完,看着脸色难看的宋泠,冷峻的神情柔了些许。

“宋泠,我真的爱你!”

可宋泠听见这话,只觉得恶心!

他爱她?他要是爱她就不会做出那些事来!

垂在身侧的手紧攥,宋泠咬唇盯着祁景严,可那个真相偏偏哽咽在喉,如何都说不出。

“原告还有什么要指控的?”法官看向不说话的宋泠,出声问道。

宋泠恍若未闻,目光凝在祁景严身上,带着泪水也带着绝望。

他不就是仗着她爱他么?所以即使知道她手上的把柄足以让他一落千丈,却依旧有恃无恐!

深吸一口气,宋泠闭上眼,眼泪顺着脸颊划下。

“……没有!”

闻言,法官点了点头,而后抬手。

“咚——!”法槌落下。

一场官司尘埃落定,法官与陪审员纷纷离席。

宋泠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神情间满是疲惫。

“夫妻感情未完全破裂,调解无效,不准予离婚。”

法官判决的声音犹自回荡在耳畔,宋泠却觉得浑身冰冷。

未完全破裂?

如果她和祁景严还有感情,她又怎么会选择诉讼离婚?

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熟悉无比。

宋泠缓缓睁开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神色间尽是涩然。

祁景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薄唇微勾:“宋泠,你又输了。”

宋泠抬眼看着他,哑声道:“你在逼我!”

“是,所以你敢说出来么?”

第1章 离婚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