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陛下在哪?”

大陈的风俗,夫妻不喝合卺酒,没被夫郎掀盖头,这婚礼就名不正言不顺。

谢旻恼她恨她不理解她,都可以。

可他不该让她再次活成个笑话!

门口几个嬷嬷早已露出鄙夷的笑,领头的是已经晋升为兰贵妃的幽若宫里的随身老嬷嬷。

“都给本宫让开!”她压着怒火。

“我再问一次,陛下在哪?”僵持片刻,她垂眸看向老嬷嬷,语调转寒。

老嬷嬷却连福身都透着敷衍的意味,半蹲一下,阴阳怪气地冲她一笑。

“皇后娘娘,贵妃昏迷不醒,陛下在昨夜都寸步不离。奴婢以为,您该明白。”

“本宫明不明白还需要你提醒?”

她气笑了,连幽若宫里的粗使嬷嬷都要看自己笑话,她真当自己还是三年前那个懦弱手软的大师姐?毫不留情一个当胸踹过去。

“以下犯上,僭越宫规,你们娘娘就是这么教你的?”

第二脚还未踹下,已经被一道劲风拦下。

“南笙,你给本宫让开!”

“娘娘,您别让陛下为难。”有他这个一品带刀侍卫出现,谢旻定然也回来了。

想到谢旻,她神色一僵,身后视线逼人。

回头望去,果然,谢旻早已冷然地立在那里。

红色的喜服早已换下,身着白衫的谢旻看起来有一种锐利的俊美。扫向地面哀嚎仆婢的眼神无波无澜,唯独视线落在她身上时,隐隐带有一丝攻击之意。

“陛下,”她不自觉地软了声,收回紧握的拳头。

“皇后这是做什么?“谢旻言笑晏晏,可语气冷澈极了。

“将后宫当成你的演武场?还是再替朕教训不听话的下人?”

“...我没有。”她咬唇。这件事,明明是老嬷嬷言语刺激在先,以下犯上。

可谢旻明显不准备为她伸张立威。

“闹够了,就收拾下去救治幽若。”他拂袖转身欲离开。

简颜一阵心慌,冲过去抱住他,“我没有仗势欺人,阿旻哥。”

她是人,心也会疼。只求谢旻能不要这么对她。

她受够了谢旻对自己冷淡到刻薄的态度。明明,当初他们那么相爱。究竟她做错了什么。

谢旻身形一滞,将她手掰开。

“够了!别叫朕这个称呼,朕恶心。既然你已经从朕这拿了想要的,现在可以去救幽若了吧。”

幽若,又是幽若!

在他心里,他始终只将她看成救师妹的工具,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

昨夜将她撂下去陪他的好幽若,现在又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催促她去为幽若解毒。

谢旻,你就这么等不及吗?

简颜心里发苦,就算谢旻此刻背对着自己,她也能想象到他不加掩饰的鄙夷。

可她真想什么都不顾念,冲他说出真相,你的好幽若半点事情没有,她不过是沉睡了,有事会死的会是我们的孩子!

可她不能。

师傅叮嘱在先,让她圆满解决这件事,不要伤了师妹。

谢旻怀疑在后,只会觉得她恶心和嫉妒幽若。甚至,还会怀疑楠楠的身世来历。

小小的孩子,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孩子。眉眼像极了他的父皇。

有幽若横亘她和谢旻两人中间,她跟谢旻走不到最后了。可孩子,是他给自己留下的唯一念想。

楠儿得活!

想到这,她咬唇道:“陛下,你不许走。师妹我会去救,但您,”她顿了一下,深吸气闭眼道:“还没与臣妾喝交杯酒,还没入洞房。

这样放浪形骸的话说出,空气都在凝滞。仆妇们鄙夷地笑出声,她低着头无所谓地看自己鸳鸯绣面的绣花鞋,不去看霍然转身的谢旻阴冷的神情。

第二章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