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只是为了她

似是没想到简颜会不顾体面。

谢旻怔楞后,神色僵冷,转身一把扼住她的喉咙,斥道: “简颜,你把朕当什么?不将你打入死牢,都是朕看在幽若面上对你开恩。朕能立后,也能废后。你不要挑战朕的耐心。”

狠话放出,他原想这女人收敛。

没想到简颜低笑一声。

不去掰开他扣在她脖子上收紧的手,涨红着一张小脸,气都连不上,还挑衅地和他对视。

“你若...不信我,又何...必来求我。既然求我,就当知道,我要的从来不只是...空位,我要的更多...”

既然他不爱她,那给个孩子,她就离开罢。她才不承认自己简直心痛欲死嫉妒发狂。

“...你就这么下贱,等着朕要你?”刻意去忽略她说这番话时眼里流露的情愫,和自己不争气的心悸,谢旻冷嗤将她甩开。

满嘴都是谎言!这女人还想骗他。

在他濒死的时候抛弃他,三年没有音讯。

再次出现,不为见他跟他说清真相。只是拿幽若的性命要挟,向他讨要一个后位。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对他还有真心呢?

“闭嘴,滚出去!”

突然被放开,简颜跌坐在地上,剧烈喘气,爬过去抱住谢旻的腿,执拗的厉害。“与我行周公之礼,我救她。”

她木头人一样陈述,权当骄傲至死的本我已经死了。

现在跟谢旻当众求欢的女人不是她简颜。只是一个急需怀孕救下大儿子的母亲。

“你真贱。”头顶落下谢旻森冷的唾骂,蕴含着毫不掩饰地嫌恶。

简颜抬头想要辩解,却被谢旻一把抄起。踹开她身后本该帝后合眠的凤栖阁,将她粗暴地扔到了床上,健硕的身子一下压了上去。

等谢旻兴尽的一刻,他竟推开她起来。

为…为什么?她心中惊慌,竟不顾体弱酸涩,长腿重新勾上谢旻宽窄有度的腰,急道:“留着它。”

说的够直白了,可谢旻只是冷冷吐出一个“下贱,”便将她推开。

“为什么不愿意?”她心里乱成一团,又懵又气还有些委屈。抓着谢旻的手不放他走。

若是她不能怀上谢旻的孩子,她此行回来受辱又是为了什么?

“只有幽若,才配拥有朕的子嗣。”

“是你再三渴求朕,要行周公之礼才去救幽若。周公之礼已成,你今日就到猗兰殿治疗幽若。”

谢旻目光冷漠,将她手拂开,任由随从给他披衣。穿戴整齐后就离去。

呵,什么都是为了她...

谢旻,你是不是瞎?还是我太贱了,你这么对我...

心头酸涩,简颜闭眼任自己跟破布一般横躺在榻上。干涸起皮的唇张了张,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罢,就当是她下贱到了尘埃里。她再也不会,让这个男人这样轻轻松松地伤害分毫了。

可这里,她不自觉摸上心口,这里好疼。是不是要挖去这无用的心肝,才不会再被这人随意几句话弄得难受。

有太监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让她喝下,说是皇上的旨意。

身为医者,她能明显闻出避子汤的味道。知道自己备孕期间不该接触这种寒凉伤身的药物。

可想到谢旻临走前对幽若的‘忠贞’告白。她恶心极了,目光落在那热气腾腾的避子汤上。

第三章 只是为了她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