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师妹,好久不见

把碗端起一饮而尽。

“走吧,带本宫去兰贵妃那。”

幽若所在的猗兰殿是大陈后宫最为特别的一栋。样式仿照江南园林设计,亭廊格局处处精巧秀雅。

简颜前几日其实来过一次,那时是特意进宫给幽若下药王谷的特质秘药——龟息丹。

令幽若在封后大典前,莫名晕厥,形如死人。

可这一次,她是来给幽若解毒的。

屏退旁人,她走到床边坐下。将袖中解药拿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床上双眸紧闭,但难掩倾城绝色的翠衣女人喂下。

眼见女人长睫翕动,慢悠悠醒转过来,简颜起身向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可身后,却传来一道幽幽地挑衅。“师姐,你以为这样,陛下就会回心转意吗?”

对别人撬她墙角,简颜是睚眦必报,宁可杀错绝不放过。

但对这个自己从小就呵护有加的小师妹,师命在先,又有往日情谊,她没法痛下杀手。

才想着不如不见。

可幽若,竟挑衅上门了。

“与你无关。”

“笑话!自然与我有关。这位置是我的。”幽若目光幽冷怨毒,落在简颜华贵逼人的凤服上,毫不掩饰嫉恨。

“早在三年前,你就该死了,皇后这个位置是陛下允诺我的。可你回来做什么呢?倘若师傅知道你为了个男人毒害同门,绝不会放过你!”

呵,当真是贼喊捉贼,不要脸到极致。

‘啪’简颜转过身挥袖就给了她一巴掌。

幽若一瞬被打懵,“你打我!你竟敢打我!”她捂着脸不可置信。

“对,疼吗?不疼我继续。”简颜露出一抹微笑,向她走去。笑意丝毫未到眼底。

跟她同门的人都知道,药王谷大师姐简颜也就在几年前一件事上栽过,爱上大陈齐王谢旻。

对其他人,从来没有落过下风。

最起码,绝不吃亏。

幽若一次两次挑她极限,她把自己当乌龟,忍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收回点利息。

一个巴掌,其实远远不够。

根本就不能平息她三年来的委屈和怒火。可看着幽若吃瘪惊讶的神情,她不介意把把报复的时间拉长点,让幽若把她欠她的,一点一点慢慢拿回来。

只要都能拿回来。

“师妹,你不要脸师傅还要。三年前你用了什么手段拿到现在的位置,你自己心里没数?你也别这样看我,会让我忍不住想继续打你。”

简颜直白的恐吓令幽若神色巨变,她贴着墙角失色道“...你不怕陛下看到我脸上的伤,要唯你是问?”

这话提醒了简颜。

她凤眸微眯,‘不怀好意’地看向幽若脖子以下的部位。翠色的轻纱宫装将幽若曼妙婀娜的身姿弄得更加摇曳。

一想到自己心里割舍不掉的情郎谢旻刚跟她在床上亲密,却在紧要关头还不忘给幽若‘守身如玉’。

她怄极了,心中复杂酸涩,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挽袖逼近道:“这你倒是提醒我了,那就不打脸,能让你记得疼就行。”

打一顿,让她长点记性?就当做幽若偿还了她和楠楠三年的苦楚!

笑话!

不甘心,不愿意!倘若幽若不是她曾放在心尖的师妹,她会让这女人去死一死。

从小就喜欢跟师傅撒娇讨宠,该认真学习的课业稀疏的一塌糊涂。连药王谷看丹药的门童都打不过。要不是有她和师傅护着,幽若以为,自己能蹦跶到哪里去?

现在又拿她的逆鳞谢旻要挟自己,幽若真以为,她简颜是吃素只会哭唧唧的市井女人?还是全世界都欠她的,合该眼瞎,都去宠着她?

眼看幽若被逼到墙角,莫名从袖中拿出三根淬了毒的银针挥舞着,大叫让她滚开。

简颜笑意越发炽烈,忽略幽若手中杀气逼人的‘凶器’像是逗弄猫儿一样,徐徐靠近。

她想不明白:这么弱的一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让谢旻信服的?

精准扣住幽若的手腕,正想好好教育一番。

幽若却朝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怎么还笑的出来?突然的变故令简颜愕然。

还没回神,只见幽若带着哭腔。“师姐,若儿什么都能让给你,可陛下是我的爱人,我怎么能...”

“你闭嘴——”指鹿为马,还要在她跟前表白谢旻,幽若是真当她死的吗?

熟料上幽若朝她灿烂一笑,竟手腕反转,将银针狠狠刺向自己。登时脸色发黑,软软地倒在她怀里。

身后有掌风袭来,谢旻的怒吼响彻猗兰殿。

“简颜!你敢!”

“谢旻,你别被她骗了——”回转不及,她背后猛然中了一掌,松手飞了出去。

心肺剧痛,生生呕出一滩血。她伸出手想拉住谢旻的衣角解释。

是幽若自导自演,扎了自己。

却只看到谢旻盛满杀意和失望的眼。

第四章 师妹,好久不见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