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争执

云馥回过了神来:“他自己先回去了。”

经过了这一系列变故,父女俩再也没有心思继续打猎了,只草草的在草丛里放了几只捕兽夹,就回家了。

山野村子,民风淳朴。回来一路上,总有人问云谷怎么受伤了。

毕竟,云谷打猎二十多年了,经验老道,很少会受伤。

按理说,在这个能吃得上杂粮米饭就已经算是殷实之家的村子,云谷会打猎,经常能吃肉,已经算得上令人艳羡了。

然而,这些年山中野兽越来越稀少,而且,他打回来的猎物十有八九都分给了二房三房,实际上大房的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云家的院子坐落在村东头,是个极好的位置,再往前走一里路,就可以走出村子。

刚一进门,迎面就是一声爆喝:“云馥,你个小蹄子,你二堂哥好心给你们父女送饭,你怎么还联合外人来打他呢?”

云馥眨了眨眼睛,这才分辨出说话的人是云森的亲娘,她二叔的老婆云李氏。

见云馥没搭理她,坐在椅子上的云老夫人也骂道:“云森受了很重的伤,他说是你叫人打的。云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叫人打他?”云馥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目光随后就落在了还在包扎伤口的云森身上,“云森,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自己直说,你究竟是为什么受了伤?”

云森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一边缠着纱布,一边叹气:“奶奶,算了吧。云馥长大了,跟我这个堂兄也不亲近了。

今日我本来是好心送饭,谁知道,云馥并不领情。后来大伯一走,不知从什么地方就窜出来一个男人,二话不说就拿着镰刀砍了我一下。

我才得知,原来那男人是云馥的相好,以为我对云馥有那种心思,这才……说白了纯粹就是一个误会而已。”

得了,被他这样欲盖弥彰的一说,更是解释不通了。

云馥气得满脸通红:“你胡说,分明是你自己?……”

这时候,云谷也进屋了,见气氛不对劲,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云李氏露出一个尖酸刻薄的笑容:“怎么了,还不是大哥你这宝贝女儿做了丢人的事情。

趁着大哥你不在,这丫头竟然和别的男人私会。被我儿撞见,就想要杀了我儿灭口!”

云馥都快窒息了,她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世险恶。分明她才是受了委屈的那个人,怎的这些人三言两语就将她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坏蛋?

“二弟妹不要乱说,今日我和云馥一直都在一起,她哪里有机会私会。”云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云馥毕竟还是个姑娘家,若是你们说了什么话,污了她的名声,恐怕不好。”

“名声和一条命,谁重要?”云李氏的声音突然拔高了,捞起袖子就开始一边哭一边骂,“我自嫁到你们云家来,这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现在居然还有人想杀了我儿。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云馥渐渐冷静了下来,她冷笑一声:“二娘,您可真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呀。

你左一句命苦,右一句要杀你儿子。请问,你在家做了重活儿吗?你屋子里吃的那些肉,是你自己打来的吗?

还有,如果你们怀疑真的是我要杀了云森,大可不必这么麻烦,直接上簿子去公堂对峙。

我相信,青天大老爷能给我一个清白的。”

云李氏被她这连珠炮似的话语给惊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光是她,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以前的云馥,胆子极小。要是谁指着她鼻子骂了一通,她早就哭出来了,更别提条理清晰的反驳。

“怎么没有证据,我儿手臂上的伤,就是证据。”云李氏说着,就抓起了云森的胳膊,“瞧瞧,这纱布都还在渗血。”

云馥冷笑一声:“方才他说是镰刀砍的,但镰刀前尖且弯,伤口不难分辨。

云森,你敢跟我去公堂对峙吗?”话音刚落,她就紧紧的盯着云森。

后者心中一跳,云馥敢这样说,已经是不怕将他垂涎她身子的那点破事儿给抖出来了。

她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他却还年轻,万万不能去公堂!

于是,云森又开口:“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到去公堂的地步呢,这样让村子里的人怎么看待我们家。

娘,你也别说了,都是我千不该万不该,挑今日去给大伯送饭。这伤口过两天就会好了的,没事。”

然而,他话一说完,云老夫人更是气得脸色发青:“对,这件事不能去公堂,我们云家丢不起这个人。

云馥,今日的事情,奶奶做个主,就这么算了。但是,你堂哥毕竟是因为你才受伤的。

咱们云家以后还指望着森儿扩大家业,光耀门楣呢。云馥,你必须得给森儿道歉。

除此之外,你们大房还要仔细伺候着森儿,直到他手臂上的伤势彻底痊愈。”

看似公平得很,然而,云馥心中早已气结。她根本就没有伤害过云森,让她去给云森道歉?

想得倒美!

“好啊,不过在道歉之前,有些话,我得说出来。”云馥望着面色惨白的云森冷笑,“云森,你指甲缝里还未来得及清理的泥屑,是挖陷阱弄的吧?”

云谷有些摸不着头脑:“阿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爹,既然他云森不义,也休怪我无情,将这些事情当着诸位长辈的面儿,全都说出来。”

“别说了,云馥,今日之事就算了吧。”云森有些坐立难安,如果云馥说出来,他这辈子都要毁了!

云馥捞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猩红的痕迹:“云森,我自幼敬重你乃是我堂兄,可你今日却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先是挖掘陷阱,假装有野兽被困,引走我爹。后又将我双手捆住,欲行不轨之事。

我一个小女子,哪里有什么力气,只好随便抓了一把刀来,将他伤了,他这才住手,往家中逃窜。

我本念在兄妹一场,这些事情不想说出来让长辈脸面蒙羞,奈何云森这厮欺人太甚。”

全场哗然,云森满脸羞愧之色,低下了脑袋,不敢看云李氏和云老夫人。

第3章 争执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