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夜半惊魂

回到绛雪居,子矜给叶飞鸾把披风解下,扶着她躺床上休息,子佩给她换了个汤婆子,又问:"姑娘,您都知道是表姑娘在您的药里动了手脚,为什么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啊?"

叶飞鸾喝了口热茶,没解释,而是看向子矜,"你觉得呢?"

子矜道:"春玉的爹娘在表姑娘手上,她就算知道表姑娘的恶行,为了自己的家人,也不会供出表姑娘的。而药材经过了奴婢的手,药是子佩看着煎的。查出问题来,奴婢和子佩都逃不过。届时老夫人就能往绛雪居安插眼线,监视姑娘的一举一动。"

叶飞鸾点头。

子佩伶俐泼辣,自矜沉稳聪慧,两人互补,相得益彰。

子佩气得骂人,"表姑娘太恶毒了,姑娘待她那么好,她非但不感恩,还一心谋害姑娘性命,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她骂完了不解气,道:"姑娘受了这么多罪,难道一个春玉就抵消了吗?"

春玉帮着主子作恶,死有余辜,不足为惜。但就这么放过梅兰妆,实在是憋屈。

"当然不是。"

叶飞鸾语气淡淡,"梅兰妆没那个胆子敢收买郎中,田郎中也没胆敢害我,药方肯定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抓药的人。"

子佩立即反应过来,"抓药的是老夫人跟前的翠红。"

叶飞鸾摇头,"老夫人虽然不喜欢我,但还不至于想要我死。我猜多半是梅兰妆偷偷把翠红抓的药给换了,这样的事,她只可能交给自己的心腹去做,也就是春玉。"

子矜说:"可现在春玉已经死了,所有线索都断了,要如何继续追查呢?"

"谁说我要查了?"

叶飞鸾反问。

两个丫鬟均一脸莫名。

叶飞鸾道:"如果父亲和哥哥在府中,我哪怕没证据,直接把她们主仆抓起来审问都没问题。可现在侯府以老夫人为尊,我就是把证据都摆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处置梅兰妆,顶多就是推几个人出来顶罪。今天她之所以没有力保春玉,也不过是因为死的只是一个丫鬟而已。既如此,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去收集什么证据?不如直接借她的手处死春玉,敲山震虎。"

子矜明白了,"她奸计未遂又失了春玉这一条臂膀,再加上姑娘方才故意对她说的那番话,她必然心虚害怕,惶惶不可终日。"

"心里有鬼的人,最经不住吓。"

叶飞鸾勾唇,意有所指。

……

梅兰妆本就不是真心去探望叶飞鸾的,忍着一身狼狈去畅心院也是为着告状,不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没能往叶飞鸾身上泼脏水,反倒是叫叶飞鸾名正言顺打死了春玉。她又惊又怒又慌又怕,再加上被泼的那一盆水,染了寒气,竟真的病了。

丫鬟端了药来,她看着黑漆漆的药汁,想起本该被毒死的叶飞鸾好好的站在她面前,笑语嫣然说的那些话,突然一把打翻药汁。

"出去,都出去,我没病,我不要喝药。"

春玉死了,老夫人立即就指派了个丫鬟过来照顾她的起居,虽也是一等丫鬟,但毕竟是新人,见她这个样子也不敢劝,匆忙收拾了碎片出去了。

梅兰妆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她自己做贼心虚,怕叶飞鸾也在她药里做手脚,怎么都不肯喝,昏昏沉沉地便睡着了。夜里忽然听得'吱呀’一声,她惊醒过来,却见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风从外头灌进来,冰寒刺骨。

"春玉…"

她一开口忽然就想起来,春玉已经死了,血粼粼的被一卷破草席裹着丢出去了。

愣神的瞬间,外头忽然有影子飘过,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幽幽传来。

"我死得好冤啊…"

夜晚,风声,寂静无人。那声音突兀又鬼魅,听起来格外森凉。

梅兰妆登时脸白如雪,瑟瑟的缩在床头,哆哆嗦嗦道:"是谁,谁在装神弄鬼?出来!"

那声音还在幽幽低泣,"姑娘,你为什么要舍弃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对你忠心耿耿,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最后一句她一连重复了两遍,第一遍委屈茫然,第二遍突然拔高了嗓音,怨恨而尖锐。

话落,窗户又是啪的一声响,一个白色的影子迅速飘过。

那张脸从梅兰妆眼前飘过,是春玉。

她啊的一声尖叫,吓得跌倒在地。

"不是我,不是我…是叶飞鸾,是她要你死的,是她杀了你。"

她披头散发,双足赤裸的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却再顾不得平日里的娇贵,满眼都是惊惧之色。

"去找她,去找她啊,别来找我…"

白影又是一晃而过,这次梅兰妆看见了她眼睛鼻子和嘴角的血,舌头突然伸出来,近在眼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惊恐至极的尖叫声冲破她的喉咙,外头的丫鬟也终于冲了进来。

"姑娘,姑娘您怎么了?"

"有鬼,有鬼…"

梅兰妆满面仓皇,语无伦次,"是春玉,是春玉的鬼魂来找我了,她死不瞑目,来找我报仇了…"

丫鬟听得一惊,抬头一看,窗户紧闭,哪有什么鬼魂?

"姑娘,没有鬼。您是病得重了,产生了幻觉,您先休息,奴婢去给您熬药。"

"不,我不要喝药。"梅兰妆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尖叫道:"有毒,叶飞鸾,她要害我,我不喝药,不喝药…"

丫鬟面色一变,"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大姑娘好端端的害你做什么?您真的是糊涂了。"

无论丫鬟怎么安慰,梅兰妆都听不进去。窗外飘荡着七窍流血的鬼魂和春玉血粼粼的尸体不断的在她眼前飘来飘去,她惊惧过度,病得更重了。

春深居闹鬼的事,很快传遍了侯府。翌日各路探病人马络绎不绝,梅兰妆好不容易才在老夫人的劝说下喝了药,等所有人都走了,她准备躺下睡会儿,叶飞鸾带着丫鬟珊珊而来。

不过一晚上,梅兰妆就瘦了一圈,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也不见血色,眼下一团青黑,眉目十分憔悴,没有往日半点活力。见到叶飞鸾,她脸色更是难看至极,语气也很冲。

"表姐这是特意来落井下石的么?"

叶飞鸾嫣然一笑,"表妹真是聪明,难怪祖母如此疼爱你。"

第4章 夜半惊魂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