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脸

“启顺九年啊,你不过就是有些发热,怎么连这也不记得了,真没别的地方不舒服?”

“没有没有,”莫沉烟笑道,“我就是确认一下不在梦里了嘛。”

启顺九年,这是先帝在位时的国号,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

现在的祁晟还是那个不被重视的二皇子,而她也不曾与他相识。

瞧着莫沉烟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莫母柔声问道:“晚上的花灯会,你还去吗?”

“花灯会?”

这倒是叫她知道了现在更确切的时间点,因为她前世只去过一次花灯会,便是那一次认识了祁晟。

莫沉烟垂眸道:“要去的,病刚好,也想出去走走。”

莫母点了点头没有拦她:“好在如雪也是要去的,有她在,我也放心一些。”

闻言,莫沉烟的笑容更灿烂了,前世莫如雪一直以善良贴心的形象出现,直到莫家夫妇被斩首也没看出来她的真面目。

为了不再重蹈覆辙,莫沉烟这一次一定要先把她的狐狸尾巴揪出来。

说曹操曹操到,房门被敲响,莫如雪在门口轻声道:“长姐,我能进来吗?”

莫沉烟在心里冷笑,平日也不见你敲门问询,想来是知道母亲在这了。

果然,莫母笑了笑:“如雪,快进来,自家姊妹守这些规矩就生分了。”

莫如雪捧着一个托盘进屋,坐在了床边上。

“如雪知道了,只是对于长姐我总是多了几分尊敬的。”

莫母拍了拍她的手:“这是?”

莫如雪连忙将托盘上的衣裳拿起来:“这是答应给长姐做的衣裳,连着熬了几日,可算是赶在花灯会前做好了。”

莫母有些心疼,虽说莫如雪不是她亲生的女儿,但从小养在身边,在她心里的分量和莫沉烟是差不多的。

“也是沉烟任性了,府里这么多绣娘放着不用,怎么叫你妹妹做衣裳?”

莫沉烟故作不解:“没有呀,我都不知道有做衣裳这回事呢?”

莫如雪赶紧接过话茬,低着头道:“是,不是长姐要求的,是我想给长姐做件衣裙。”

她这么一说,莫母更觉得是她在害怕莫沉烟,但莫沉烟也没急着反驳,只是一个劲盯着莫如雪头发看。

“你这是看什么呢?还不好好谢谢你妹妹。”

莫沉烟却咦了一声:“娘,你看妹妹头上戴的……是不是九珠钗?”

莫母细细看过去,发现还真是九珠钗,当即微微变了脸色,伸手将发钗拿了下来。

“如雪,你怎么会戴如此逾矩的东西,九乃极数,是皇后才能戴的!”

莫如雪攥紧了衣角:“这……许是我的丫鬟出去看着好看便买了,我也不懂这些,这才……”

莫沉烟没有出声,前世莫如雪一直喜欢戴这些逾矩的东西,都是细看很难被发现的,且又只是在府里戴便没被人发现。

重活一世,她再清楚不过莫如雪的野心,她想要的不是一个钟情于她的男人,而是皇后之位。

就像前世,她在几位皇子中‘精挑细选’,费尽心机,生怕和皇后之位失之交臂。

不过也就是祁晟眼皮子浅罢了,换个人来做皇帝都不会叫莫如雪这般心性的女人为后。

收回视线,莫沉烟笑道:“想必妹妹是没什么首饰吧,从我这里拿吧,晚上便是花灯会,妹妹要打扮漂亮才是。”

莫如雪压下眼中的嫉恨:“长姐的东西我是万万不敢肖想的。”

“这是说的什么话,”莫沉烟道,“你不是也给我做了衣裙,去挑吧,晚上我穿你做的衣裳,你戴我送的首饰,这才叫圆满呢。”

这话说的莫母心里熨帖,为人母最怕的就是两姐妹暗自争斗,尤其还有一个是捡回来的。

思及此,她道:“如雪,去拿吧,也是你姐姐的一番心意。”

莫如雪这才去了在妆奁中挑选,有莫母在,她不敢拿太好的,只拿了一支平平无奇的白玉簪。

莫沉烟却叹了口气,亲自下床,拿了妆奁里最华贵的一款雀尾钗塞到莫如雪手中。

她先是咳了两声,才道:“妹妹还是跟我见外了,花灯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可要戴的精致些才好。”

莫如雪本想再推辞一二,却见莫沉烟咳嗽不断,莫母也赶紧心疼地将她扶回了床上,这一来二去就堵住了莫如雪的嘴。

时辰尚早,莫母带着莫如雪先走了,没有过多打扰莫沉烟。

待二人离开后,莫沉烟慢条斯理地将莫如雪做的衣裙的针脚一一挑开……

天色渐晚,莫沉烟换上了莫如雪送来的衣裙,不得不说,这件衣裳单从华丽上讲的确出色。

莫府门口,莫如雪已经在等了,头上果然戴着雀尾钗,莫母送她们上了马车,细心叮嘱又敲打丫鬟,花灯会上人多,生怕她们出乱子。

马车上,莫如雪一直在瞄莫沉烟,半晌出声问道:“长姐一会可是要去画舫?”

莫沉烟轻轻撩开车帘:“要去的。”

前世,莫如雪在给她做的衣裳里塞进了葵草梗,这东西没有毒但是非常坚硬,像是袖珍且细如牛毛的针,刺的她坐立难安。

在画舫上,莫如雪更是趁她分神将她推下了船,后来她被祁晟救上来,不仅因为与外男接触被呵斥,更是因为身上留下的红点被莫如雪说成是疹子。

皇后一直属意莫沉烟为三皇妃,但听说她出了疹子便歇了心思。

最绝的是,那葵草梗遇水便软,事后再想找证据都找不到,更何况前世她一心对莫如雪,哪里会知道她是怎样的恶毒心肠。

轻轻闭了闭眼,莫沉烟收回思绪轻笑,这一世,她不介意让莫如雪和祁晟早一些凑在一起。

毕竟要下地狱,就要他们一起下才好。

马车停在坊市口,莫沉烟在京城的圈子里交友甚广,几位官家小姐挤开莫如雪便簇拥着她往新奇摊子上走去。

莫沉烟看了莫如雪一眼,她要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京中贵女,不是她随便装一装可怜就能学得来的。

逛了几个摊子,便有人提议去画舫,莫如雪连忙挤过来紧跟在莫沉烟的身后。

花灯会的画舫不是谁都能上的,那是有京中有名的才女楚翘办的,而楚翘向来看莫如雪不顺眼。

“长姐,咱们一同上去吧。”

第2章 打脸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