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千秋宴,小心慎行

“都按小姐的吩咐准备好了,不过只送一些药材,会不会单薄了些?”惊兰在一旁答道。

莫家最拿得出手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莫沉烟这个人。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就算她莫沉烟医术卓绝,向皇后进献灵丹妙药也不合规矩,不如呈上自己珍藏的名贵药材,彰显诚意。

“没事,我自有打算,陪我去一趟回春堂吧。”

回春堂名义上是药门门下,实际上是莫沉烟私产,冯老从不干涉。

闲来无事,莫沉烟也会在回春堂出诊,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

从回春堂取了药材,简单询问了近况,莫沉烟就准备离开。

陈掌柜放下手中的活计,“小姐,前几天有人没病却过来看诊,坐诊的大夫将人送到我这里来,那人说他有难病,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小姐。”

莫沉烟接过信封,火漆尚好,没有破损的痕迹。

“那人什么模样,什么时候来的?”

陈掌柜不敢大意,想了想说:“两日前,相貌普通,不引人注目,平时来往回春堂的人各色各样,这件事除了我应当没有他人知道。”

不愧是自己亲自挑的人,做事稳妥。

莫沉烟:“做得好,辛苦了。”

难病。

南郡。

那病确实难治。

上马车,用银针戳破信封,探了纸张,确保一切无虞,莫沉烟才挑开火漆。

南宫御没有害自己的理由,可小心驶得万年船。

信上只有短短一句话:千秋宴,小心慎行。

“小姐,信没头没尾的,让人捉摸不透。”惊兰忍不住出口提醒。

莫沉烟却是笑了笑,道:“消息确凿,人家指望着我投桃报李罢了。”

和前世一样,千秋宴上莫如雪和祁晟会有动作。

可南宫御没有前世的记忆,也能够察觉这一点,且不动声色地给自己传信,足以说明他的实力深不可测。

莫沉烟默然,这个礼不轻,只能辜负冯老一番嘱咐。

千秋宴在即,作为京城的贵女之一,莫沉烟势必会出席,也没有推脱父亲的吩咐,任由莫如雪和自己一起进宫。

千秋宴从前是历代皇妃,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婚配、宴请贵女而来,而后逐渐变成仅有皇后能够举办,京城贵女和杰出才俊参加,是相看对象、联姻接亲的好时候。

莫母和莫父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同行。

面对闭目养神、盛装打扮恍如神妃仙子的莫沉烟,莫如雪眼中涌出深深的愤恨与嫉妒,可是一想到那人给自己的任务与承诺,又漏出一丝得意。

莫沉烟睁眼,脸上笑意意味深长:“妹妹,千秋宴你也不是第一次参加,怎么如此坐立不安?”

第一次参加千秋宴,是三年之前,莫如雪当众出了好大的丑,恼羞成怒又找不到撒火的人,变将一切归咎到莫沉烟身上。

莫如雪手中绣帕绞得越发厉害,不是紧张,而是将帕子当做她,恨不得撕成碎片,还强笑着说道:“只要姐姐在,妹妹就不紧张。”

“是吗?”

莫沉烟似笑非笑,懒得继续追问,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药材,马车正好停在宫门口。

刚下马车,莫沉烟就看到尚书府的马车停在自己前头,马车旁站着楚翘。

“楚翘姐姐,好久不见。”

楚翘亲热地挽住莫沉烟,不理会一旁的莫如雪,道:“前几日去你府上,听伯母说你病了,如今可大好了?”

莫如雪打招呼的动作顿住,一时进退两难,脸刷的一下气的通红。

“你看我不是好了嘛,”莫沉烟笑意盈盈,“我们快进去吧。”

走了没两步,就看到一驾马车缓缓驶过,车帘迎风露开一角,莫沉烟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

是南宫御。

莫沉烟有一瞬间的怔愣,上一世她不记得南宫御参加此次千秋宴。

莫不是因为自己重生,许多事情也有了变化?

楚翘也看见了他,低声对莫沉烟感慨道:“这南郡质子大约是史上待遇最好的质子了,出入皇宫如入无人之境,享受着皇亲贵族的待遇,当真难得。”

莫沉烟敛了神色,“南郡与大祁多年未兵戈相见,这南郡太子行事从不乖张,皇上厚待几分也是应当的。”

楚翘理了理自己衣摆,被驳了话也不见怪,她们之间熟了不在乎这些,反而觉得莫沉烟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说的也是……罢了,不谈这些,听说今年千秋宴皇后娘娘让我们可以在御花园中自由观赏,不如我们作伴?”

御花园汇尽天下珍奇草木,就算现在已经是初秋,仍然可以看到草木繁盛的美景,不失为另一种景致?

引路的内侍是皇后特意安排的,模样机灵,开口道:“皇后娘娘还等着召见莫二小姐,不如杂家让人带楚小姐和莫小姐去御花园?”

三皇子祁钰行事荒唐,可是颇受宠爱,是皇后唯一的儿子,早前皇后属意让莫沉烟为三皇子妃。

莫沉烟不想放弃莫家,更重要的是她身后的药门和一身医术,婉拒了皇后的一番美意。

反而是莫如雪,一向会攀附也愿花心思,在皇后身边旁敲侧击莫父对她如何亲厚,使得皇后渐渐对莫如雪高看几分。

只是谁也没想到,莫如雪暗地里已经与祁晟交往密切。

莫如雪听到皇后召见,内心欢喜却强装着乖顺开口说道:“既然两位姐姐有兴致,那如雪就不打扰,先行去宴会上侯着了。”

莫沉烟自然不会拒绝,楚翘更是巴不得她离开。

“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她可别想攀我一句姐姐。”楚翘看莫如雪今日装扮得柔弱娇媚,就打心眼儿里瞧不上。

楚翘爽朗,说话的声音隐约传进莫如雪的耳,惹莫如雪一阵不快,跟着内侍的脚步也快了几分。

明白楚翘是在给自己出气,莫沉烟心中舒畅。有这样的好友,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想到前世楚家因为自己的原因落败,而不得不远走他乡,莫沉烟就发誓,一定不能让悲剧重演。

前世因为自己被祁晟救了一命,又在莫如雪的撺掇下,与祁晟在千秋宴上会面,这才给了祁晟可乘之机。

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等着那两人如何出招。

莫沉烟如何也想不到,会在御花园中遇见陈妃——祁晟的生母,后宫中权势与皇后不相上下的女人。

莫沉烟两人躲避不及,只能够硬着头皮上去行礼。

第6章 千秋宴,小心慎行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