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本宫觉得恶心

苏锦痴痴的等着,从天黑到天亮,一双桃花眼红肿不堪。

这半月来楚湛一直宿在采薇那里,连看都不曾来看她一眼。

甚至三朝回门那日,楚湛也未曾陪她回家。

直到今日,侧妃有孕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子府,楚湛喜不胜收,在府内宴请好友亲朋。

苏锦听到了消息心中一震。

整个皇子府,她怕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人吧?

原来他和采薇早就暗通款曲,怪不得大婚当日他会弄那么一出。

可是楚湛如此做,又置她于何地?她苏锦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婢女?

“绿竹,你说一个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绿竹也忍不住抱怨道:“就是一般大户人家,也没有庶子先于嫡子先出生的道理!也不知道二殿下这是怎么想的,那个采薇容貌身份哪里比得上您?”

“成亲之前二殿下对您那般殷勤,可现在却变了个人似的,若早知如此,当初您还不如答应了大皇子殿下呢!”

苏锦听了立刻喝道:“住口!谁教的你妄议主子?”

话音刚落,苏锦的房门就被人踢开。

“全都给本宫滚出去!”

楚湛眼底带着阴霾,进门就把丫鬟婆子全都撵了出去。

然后一把捞起苏锦扔进了大红锦帐,面色阴沉的将苏锦压在身下。

“湛哥哥,你醉了。”苏锦能闻见他身上的酒气,更能看见他依旧清明的双眸。

她想和他好好谈谈,她要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她转变了态度,难道只因为一个采薇?

她不信。

“是啊,醉了,不醉,怎么会碰腌臜的你?”

苏锦根本来不及想楚湛这话是什么意思,衣裳就被他一把扯开。

可再怎么挣扎推拒甚至是哀求,她的那点力量落在他的眼中不值一提。

“不要!”

疼痛让苏锦忍不住挣扎,双手的指甲陷入了他的背脊。

“白日昭昭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拿我当什么?”

“在本宫这儿倒是装起来了?苏锦,你真让人恶心!”

苏锦逐渐放弃了挣扎,强忍着不让自己哭泣,可泪珠儿还是不听话的从眼眶中滚落。

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发自苏锦心底的屈辱感!

咬紧了嘴唇,苏锦的双手无助的攥紧了床单。

指甲断了一只,鲜红的血染红了床单,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的心也在颤抖,从前那些对所谓爱情的坚守有了一丝动摇。

这不是那个她心心念念想嫁的湛哥哥,不是……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开了禁锢她的手,留下一床狼藉。

苏锦起身,目光落在了床单之上,她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落红,哪里是自己指甲断裂的血迹。

床上的女人似一朵被摧残过的花儿,明明满脸泪痕,可那双桃花眼中却写满了不忿,看上去委屈的紧。

“委屈什么?”他抬起了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没让你生下本宫的第一个儿子,觉得委屈?”

“湛哥哥……”

“别这么叫,本宫觉得恶心!”

一阵尖锐的疼让苏锦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曾几何时,他说过这辈子永远都不会负她,她说这世上除了她以外,没有别的女子值得他动情!

他说能得她的倾心,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可现在他却将她视如敝履,反而将那个婢女视若珍宝!

他还想让那个女人生下他的第一个孩子?

她可以容忍他宠幸其他的女人,却绝对不会容忍他的长子从其他女人肚子里蹦出来!

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一夕之间,他怎么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忍心?”

苏锦眸中透出的伤痛不似作假,楚湛讽刺的看着她,她也知道痛吗?

楚湛起身穿戴好了衣裳,只丢下了淡淡的一句话,却让苏锦彻底跌落入了地狱。

“你这种不知廉耻的贱人,不配生下本宫的孩子!”

苏锦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耳中回荡着他冰冷的话语。

她哪里不知廉耻了?她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苏锦觉得自己火热的心脏在一瞬间被他的话冰封,甚至空洞的已经感觉不到它的跳动。

第2章 本宫觉得恶心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