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的心凉了

皇子妃怀有身孕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府邸,采薇得到了消息,气的立刻摔了手中的汤婆子。

“一个个的都是废物!”

她特意让人透漏给苏锦苏父出事的消息,就是为了让她遭受更沉重的打击,可现在突然传来了苏锦有孕的消息,让她怎么能不气?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除掉苏锦!

采薇深吸了一口气,趾高气昂的来到了苏锦的屋里。

苏锦刚喝了一碗安胎药,擦了擦嘴角,连一个正眼都没给她。

采薇对苏锦一笑:“听闻姐姐有喜,我倒是要恭喜姐姐了。”

“殿下又不在府里,你这副假惺惺的样子做给谁看?”苏锦警惕的注意着采薇的动作。

“放心,我不会害你腹中的孩子。”采薇状似随意的拿出了一个荷包把玩:“殿下说了,这孩子生下之后,无论男女都会交由我抚养。”

苏锦瞳孔一缩,采薇把玩的那个荷包,是她亲手送给楚湛的。

他竟然把它给了采薇?

心底泛上淡淡的涩。

瞥了一眼得意的采薇,苏锦吩咐道:“采薇以下犯上,不敬主母,掌嘴十次撵出院去,以儆效尤!”

采薇脸色一变:“你没听清我说什么是吗?”

苏锦恍若未闻,保持着最端庄的仪态,待屋里彻底清净了,嘴角才露出苦笑。

事到如今,她有了身孕,就不得不为腹中的孩子考虑,又怎么会轻易动怒?

想了好一会儿,苏锦才吩咐丫鬟:“绿竹,你一会儿出府,想办法给钰表哥递信儿,让他想办法救我父亲。”

绿竹面露犹豫,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的回话:“娘娘,殿……殿下给咱们院子下了禁令,任何人都不允许踏出院门一步。”

“那就遣人传话,等殿下回府,请他过来一趟。”

苏锦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楚湛回了府邸,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苏锦派人掌掴了采薇。

本来就寒着的脸又覆了一层冰霜。

苏锦终于等到了楚湛回府,只是他进屋后并没有苏锦想象中的小意呵护,反而冷着脸质问她:“听说你打了采薇?”

“是她对我不敬在先……”

没等苏锦解释完,楚湛就打断了她:“够了!你别再狡辩!身为主母不安分守己,竟还迫害妾室?这就是你苏家的规矩?”

苏锦愣住了,楚湛的话如同一只手紧紧攥着她的心,他多说一个字,她就更疼一分。

张了张嘴,苏锦不想再和他在这个话题上争论。

苏锦努力扯出了笑容,声音尽量的温顺:“现在我有身孕了,能还殿下一个孩子了,那你能不能帮帮我,帮帮我父亲?”

他那么看重子嗣,总会顾忌这个孩子的吧?

“生下本宫的孩子?你也配?”楚湛的眸子寒潭一般,只看了一眼,就让苏锦遍体生寒。

没等苏锦缓神,楚湛就从随从的手中接过了一碗汤药,逼近苏锦:“这落胎药,你自己喝,还是本宫喂你?”

苏锦脑子里嗡的一声,立刻白了脸。

连连后退,苏锦的声音已经哽咽,眼神慌乱:“湛哥哥,这是咱俩的孩子,你不能这么做,我求你了。”

楚湛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可到底强硬的把苏锦逼到了死角,捏着她的下颚把一碗落胎药灌进了苏锦的口中。

苏锦用手抠着喉咙,想把药吐出来,却被楚湛束住了双臂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眼泪成串的顺着脸庞往下流,苏锦愤恨的盯着楚湛,嗓子苦涩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楚湛偏过头,可按着苏锦的手却愈发用力。

小腹一阵绞痛,一阵暖流从身下涌出,苏锦知道,自己真的失去了这个孩子。

楚湛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床榻,不知为何,心忽然一下子就空了。

苏锦颤抖着摸着小腹,任由身下血流如柱。

看着她亲手缝的大红帐幔,苏锦目光呆滞。

这就是她费尽心思求来的姻缘?

她的心,在这一刻彻底凉了。

第5章 她的心凉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