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贵人多忘事

南梁,莫城。

穆安凰站在莫城门口,往事历历在目,十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姐姐和姐夫跪在她面前,让她效仿花木兰,只是她替的不是父亲,而是姐夫。

秋风瑟瑟,虽依旧貌美如仙子,但十年戎马,早已没有了女儿心肠……

战场之上,她是让各国闻风丧胆的战神,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收复边疆,立下赫赫战功。

今日归家,只盼望父母安好,姐夫能善待姐姐,一家欢聚。

走进城门,街边叫卖声不断,穆安凰勾起嘴角,回家的感觉真好,若是父母得知她已是皇上钦点的唯一女镇国将军,定会光耀门楣。

低头摸了摸怀中的银票,十年了,这些银两本应孝敬父母高堂。

……

穆安凰寻到家门口,早就没了往日的模样,高门大院儿,门口还有家丁把守,想来是姐夫照看的好,也不枉费自己替他九死一生。

刚要叩门,穆安凰就被拦在了门外:“知府大人的私宅,再往里闯,直接打死!”

知府的私宅?明明就是她的家,什么时候就成了知府的私宅?

穆安凰凤目微利:“不知是哪个知府,霸占了穆家的宅子?”

“穆家?穆家两个老不死的,在东城种地呢?早说找穆家,让我多费唇舌。”家丁满脸嘲讽之色。

“谁在门口吵闹?给我打出去!”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家丁立刻打开门。

穆安凰看着门口,两个丫鬟搀扶着衣着华丽,满头珠翠的老妇人,正是姐姐的婆母,姐夫隋平的母亲,当年隋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隋平倾慕姐姐竟然珠胎暗结,父母亲才答应了这门亲事,今日他们高门大户,而自己家父母却被赶去种地。

隋平,你当真是对得起我十二岁就替你上了战场的恩情。

穆安凰上前几步:“隋夫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声音冷的就如同这秋风一般。

隋夫人瞳孔收紧:“你是!穆安凰?”

“隋夫人还认得出安凰,可见这些年安凰的样子没变。”说着就往里走。

隋夫人冷笑一声:“穆安凰,这里可是知府私宅,你敢闯?”

穆安凰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往里走。

丫鬟见状立刻过来阻拦,谁知还没到身边,就被穆安凰的掌风震倒在地上。

隋夫人皱眉,看着院子里的家丁:“都是废物吗?给我把她打出去!”

十几个家丁气冲冲过来,穆安凰冷笑一声,抬掌便倒下一片……

隋夫人脸色瞬间没了血色,悄声吩咐管家:“快去喊大人回来。”

穆安凰进了正堂,坐在主座上:“我爹,我娘,我姐姐呢?”

“娘,谁来了?”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美艳少妇挺着肚子,从后院儿走进来。

隋夫人脸色一变:“回去。”

少妇没听见一样,站在穆安凰的面前打量了一番:“让我回去?又是大人新看上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这还有三个月就生了,他耐不住寂寞,又要纳妾了。”

又要纳妾?那姐姐呢?

穆安凰的目光落在隋夫人的脸上:“我姐姐呢?”

隋夫人低眉避开她的目光。

少妇冷笑着:“你姐姐?你进了门,这宅子里的都是你姐姐。”

穆安凰站起来,走到少妇的面前,一字一句逼问:“穆安宁呢?”

少妇不怕反笑:“真是来找姐姐的啊?她在后院儿洗衣服呢。”

穆安凰大步走到后院儿,只见穆安宁穿着单薄的破布衣服,被五六个大盆包围在中间,本就瘦弱的她瑟瑟发抖,不时的把冻僵的手,放在嘴边哈气。

穆安凰眼睛一红,走到她面前,穆安宁看见鞋子,立刻站起来低头求饶:“我马上就洗完了,别打我。”

“姐姐,你怎么到了如此境地?”

穆安宁这才抬头,看见妹妹站在面前,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

“姐姐!我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你还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穆安宁将她抱在怀里。

这亲人的怀抱,穆安凰向往了多年,却不成想居然是在这般情况下。

穆安凰脱下披风搭在姐姐的身上,擦干她的眼泪,拉着回到正堂,此时隋平和隋老爷都危襟正坐,看着姐妹二人,没有一丝的愧疚。

隋平冷眼看着她们:“安凰,你可是逃兵?”

哼,逃兵?姑奶奶手上有皇上钦赐的虎符,拿出来恐怕你叫爹的力气都没了。

但,这么做太便宜这个无耻之人,他是怎么霸占了穆家,怎么欺辱穆家的,一定要让他慢慢的还回来,让他也知道什么是切肤之痛。

第1章 贵人多忘事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