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良心都被狗吃了

“若说是逃兵,大人才是逃兵吧?”穆安凰盯着隋平的眼睛。

隋平本想把她抓起来,以逃兵论处,直接弄死在牢狱里,可听了这话,若是上面知道了他竟然找人顶替从军,可是大麻烦……

“安凰,你既然回来了,我这个做姐夫的也不能看着你不管,毕竟我们还是亲戚,这桌上有二十两银子,你拿去,也算是我对你仁至义尽了。”

“隋平,你忘了当初是怎么跪在我父母脚下,求娶我姐姐的吗?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隋平靠在椅子上,厌弃的看了一眼穆安宁:“残花败柳,当年若不是她不知廉耻的爬上我的床,怀了孩子,我会娶她?痴心妄想想做隋家夫人!我如今还能给她一口饭吃,已经是我仁善,不然早就一纸休书,让她滚回家去。”

穆安宁听见休书两个字,一把抓住穆安凰的手:“安凰,你走吧,爹爹生病需要银子抓药,我在这做些粗活还能让爹爹活着,你别管姐姐,当年是姐姐糊涂,让你……”

话还没说完,隋平便抡起巴掌向她打来,穆安凰抬起脚正踢在隋平的胸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穆安凰皱眉,虽然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气,可还是大了,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是一无所有……

隋平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眼神中难掩恐惧,却应撑着面子:“你,你胆敢殴打知府,我看你是不要命了,穆安凰!你穆家上下,一个都别想活着。”

穆安凰向前走一步,隋平就向后退着,最后竟然钻进了桌子底下,穆安凰抬手掀翻桌子:“今日我没有功夫与你计较,你好好的去看病,好好的活着,千万别死了。”

说完,拉着穆安宁向门口走去,隋夫人在后面喊着:“穆安宁,你这个贱货,走了就别回来!”

话音刚落,一坨马粪就飞进了她嘴里。

穆夫人恶心的弯腰狂吐,丫鬟急忙拿着帕子擦,越擦越臭……

穆安凰站在门外,转身看着上面的牌匾……

穆安宁扯了扯她的衣袖:“安凰,你闯祸了,还是快点跑吧,这些年是姐姐对不住你……”

“姐,我还会让你回来的,这个牌子也会换回来。”

“净说傻话,他现在是知府,只手遮天鱼肉百姓,谁能奈何的了他?”

“走,先回家。”

远远的,就看见年迈的父母亲正在地里干着农活,穆安凰冲过去,跪在二老面前:“爹娘,女儿回来晚了,让您二老受苦!”

见到女儿回来,父母亲老泪纵横,一家人痛哭在一起。

忽然穆老爷子弯腰吐了一口血,穆安凰看着血呈黑色,面色一沉,抱起父亲就往家里走。

母亲和穆安宁看着都愣住了,虽说父亲的年纪大了,但毕竟是男人,穆安凰抱着他就像是抱着小孩子一般轻松。

将父亲放在床上,房子早已破败不堪,四处漏风:“这里不能住了。”

“傻孩子,这里不住,难不成还要露宿街头不成?”母亲语气悲凉。

穆安凰走到床边,伸出手对着天空射了一枚信号箭。

询问母亲才知道,当年她刚走,隋平就去了府衙,说是他说服了妹妹女扮男装去出征,为国效力,穆家立刻成为了莫城的楷模。

他也在府衙谋了个差事,后来因为举报知府私藏反书,一路高升,不仅霸占了穆家的房子,财产,还鱼肉百姓,横行乡里,莫城的百姓苦不堪言。

父母双亲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只为了等着她的消息……

穆安凰擦干眼泪:“爹娘,姐姐,现在安凰回来了,定不会再让你们受苦。”

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口有杂乱的脚步声,吓得母亲和姐姐都拉着穆安凰:“一定是隋平来抓人了,你快藏起来。”

穆安凰笑笑打开门,门口一行人立刻跪下。

锦绣飒爽英姿:“将……”

尚未开口就被穆安凰的眼神制止了:“什么都不许说,带上我父亲先去看病,你们两个去找一个清净的宅子,记住,用你们的名字买下。”

“是。”

父亲被抬上了轿子,一路到了医馆。

……

此时的隋平躺在床上,胸口火辣辣的疼:“穆安凰,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大人,镇国将军的副将求见。”

“快请!”隋平应撑着下床,出门就看见锦绣站在眼前。

“下官参见副将军。”

“七日之后,将军将驾临莫城,到时候你准备好迎接将军。”

“是,下官一定尽职尽责!”

第2章 良心都被狗吃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