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心中有鬼

医馆内堂。

掌柜厌弃的看着身上脏兮兮的穆老爷子,一脸嫌弃的道:“他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送来我这里做什么?拿银子抓些药给他减轻痛苦就得了,否则就疼死算了。”

穆安宁咬着嘴唇:“你是掌柜,行医救人是你的本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呵,我说夫人,你抓药的钱都有了上次没下次,拿什么看病啊!”

“看病?有的人天生就是贱命,早点死了,也算是享福了,活着也是累赘。”隋夫人珠光宝气,踏进医馆,帕子捂住口鼻,生怕被传染上什么病症一般。

穆安凰转头看她:“夫人好像很盼着我父亲过世,恐是心中有鬼吧?”

隋夫人:“你这小蹄子,别忘了,你当年一走了之,你爹,你娘,你姐姐,都是我们家隋平照顾,不是我们出钱,你爹早就没命了!”

穆安凰走到她面前,隋夫人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穆安凰,你这些年在外面性子野,可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撒野,你自己不怕死,也不在乎你爹娘?”

威胁?穆安凰勾起嘴角,战场上,威胁过她的人,现在都已经长埋地下,变成森森白骨了。

穆安凰压低声音:“你不敢杀他,因为穆家有我这个楷模,怕上面真的查出来你儿子做的孽事,所以他才会中了慢性毒药,隋夫人,你也算是下了不少本钱。”

隋夫人嘴角抽动,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安凰,你表面看着隋家风光,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这上上下下都是要打点的,银子也都花了的所剩无几……”说着,眼角竟然还留下了几滴眼泪。

穆安宁愤恨的冲到她面前:“隋家高门大院,哪样东西不是价值连城?给我爹看病的钱,都要我干活儿来换吗?”

隋夫人欺负穆安宁惯了,见她居然敢顶嘴,抬手就打,穆安宁顿时抱着头,却不敢闪躲,可见这些年在隋家过的有多么的悲惨。

穆安凰抓起桌子上的一片中药,手腕反转,就听见隋夫人惨叫一声,用力揉搓着手掌:“谁?谁打我?”

对上穆安凰目光的时候,气焰一下子就削弱了:“安凰,我回家凑钱,给你爹看病,回家凑钱。”

说着便逃出了医馆,急匆匆的上了轿子:“快走,快走,回府!”

穆安凰回到父亲身边,父亲拉住她的手:“孩子,爹这条老命不值钱,死了也没关系,能看着你回来,爹就能安心闭眼了……”

穆安凰忍住眼泪:“既然女儿回来了,必不会让你含冤而去。”

“姐姐,银针给我。”

穆安宁抓起郎药箱里的银针递给穆安凰,安凰取出一根针,放在手心里,手心转动,银针发出蓝色的光。

接着穆安凰将银针快速的扎进了父亲的头顶,掌柜看着那蓝色的针,眼睛瞪的老大,这针法只有医圣到了八十岁的时候才参透,看她的年纪也就是二十出头,不可能会如此高深的针法。

只见针头慢慢变黑,最后将蓝色整个吞没。

穆安凰面色瞬间阴沉,将银针拔下来,已经变成了通体黑色:“隋平,你还真是下了本钱了。”

此时,门口传来一阵嘈杂:“来人,给我把这医馆砸了。”

话音刚落,就冲进来十几个打手,手上都拿着棍棒,掌柜的腿都软了:“各位主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打手们让开一条路,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穿着富贵,手拿龙头拐杖的老夫人在簇拥下走进来:“钟老爷昨日送进你们医馆,今日便人事不省,我不仅要砸了你的医馆,还要让你这郎中偿命!”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从内堂出来:“钟老夫人,昨日钟老爷送来之时,老朽便说了,这病症老朽治不了,还望夫人海涵。”

咚的一声,龙头拐杖砸在地上:“你是莫城出了名的神医,怎就治不了钟老爷的病?我看你是收了仇家的钱,想要钟老爷的命,来人,给我抓起来,送衙门去。”

老者腰杆儿挺得直,丝毫没有畏惧之色:“老朽行的正,坐得端,就是到了金銮殿也无所畏惧。”

穆安宁悄声说着:“隋平一向都是认钱不认人,这郎中要是进了他的大牢,隋平看在钟家的面子上,定会活活的把人折磨死。”

钟老夫人气的满脸通红:“给我砸!”

一声令下,打手们便举起棍棒……

第3章 心中有鬼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