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蓝圣针法

一声令下,打手们便举起棍棒……

----------

“住手!”穆安凰大喝一声,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钟老夫人将目光落在穆安凰的脸上:“哪里来的野丫头,给我赶出去。”

一根棍子从穆安凰的头顶落下,只见她歪头闪过,手指在打手的腋下一点,人就不动了。

掌柜的跑到穆安凰的面前:“穆小姐,在下见识过您的医术,请您为钟老爷医治,您意下如何?”

“哼,她?也不撒泡尿照照,给我祖父诊病?这辈子她都休想。”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嘲讽的看着穆安凰。

“你祖父有你这样的孙儿,能活到这个岁数也是福报了,老先生已经告诫过你们,他治不了,你们却来讹人,今日我穆安凰在这,你们若有理,砸的好,我帮你们砸,若是你们没理,这闲事我管定了。”

母亲见她刚回来,隋家的事情还不置可否,现在又平白的惹上了钟家,这可是要命的事:“安凰,咱们带着你爹回家吧啊,娘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平安无事。”

“回家?打了钟家的人,又骂了我,这就想走?”刚刚那男子歪着嘴,向前走了两步,看着穆安凰。

“长得倒是挺好看的,给我做个通房丫头,这事就算了。”

穆安凰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皇上曾想纳她为妃,总管太监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宣读圣旨,都被她回绝,就凭这钟家一个小小少爷,也胆敢有这般想法,真是不知死活。

男子说着就过来拉扯安凰,母亲本能的阻拦,却被男子推了一把,穆安凰瞬间眼神冷厉,一巴掌扇过去,满嘴流血,男子硬是吐出了三颗牙齿。

“你……”

掌柜的此时简直死的心都有了,这么闹下去,他这医馆怕是保不住了,屈膝跪在钟老夫人的面前:“钟老夫人,我不敢欺瞒您啊,这姑娘是有本事的,她父亲本就是这几日的后事了,方才我亲眼所见,她用了医圣的蓝圣针法,将人就从鬼门关拉回来了,钟老爷的身子要紧,还望老夫人以大局为重。”

一个身材清瘦,面容白皙的中年男子站出来:“娘,我看这姑娘是有点本事的,不如……让她试试。”

方才那老者在听见蓝圣针法的时候,紧皱眉头:“姑娘年方二十的模样,怎能习得如此针法?老朽得恩师真传数十载,都未能开窍,只能下山行医……”

“您就是医圣的弟子鬼医蔡恒?”穆安凰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不才,正是在下。”

“那安凰要叫您一声师兄了。”穆安凰躬身行礼。

钟老夫人不耐烦的看着她们:“既然你说能治,就试试看,若是治不好,你穆家人全部陪葬。”

穆安凰笑了,着实想不通这求人办事为何还如此理直气壮:“师兄无辜,是我分内之事,至于您家的病人,与我穆安凰无关。”

钟老夫人的手捏紧了龙头杖:“丫头,你看看我这权杖,乃是先皇所赐,钟家满门忠烈,这病你现在可能治得?”

穆安凰对蔡恒点头:“师兄,你我能在此相见,实属缘分,请家中一叙。”

见穆安凰要走,钟老夫人急了,钟家后背无能,今日钟家的盛世,全靠着老爷子当年的军功,若是他没了,恐怕钟家也要没落了。

“姑娘,方才是老身多有不敬,还望姑娘能为老爷诊治。”

蔡恒也劝说着:“师妹,钟老爷一生为国,你若有办法,不如一试。”

穆安凰并非不想医治,只是想让钟家人明白,有时候,强权是没用的。

“既然师兄说了,就把钟老爷抬进来吧。”

下人将钟老爷抬进医馆,放在床上,穆安凰见他面色苍白,气息不稳,出的多,进的少……

手刚放在腹部,就听见外面一声大喝:“住手!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给钟老爷治病?”

进来的人看上去跟蔡恒的年纪差不多,但却是一脸的戾气。

“顾神医!快救救老爷吧。”钟老夫人见到他仿佛是见到了救星一般。

“老夫人放心,我定当用心医治,这黄毛丫头恐是骗子。”

说着,走到钟老爷的身边,看了一眼蔡恒:“自己不行,找一个臭丫头来撑场面,蔡恒啊蔡恒,你的老脸都丢尽了。”

穆安凰眼看着顾神医将手搭在了钟老爷的胸膛,右手拿起银针就要下针……

“你这样扎下去,只会加重病情!”

“你闭嘴!若不是顾神医来拆穿你,恐怕我们都被你给蒙骗了!”掉了三颗牙的男子恨恨的说着。

穆安凰刚要阻止,顾神医已经将针扎了下去……

霎时间,钟老爷睁开眼睛,气息也顺畅了许多。

钟家人都松了一口气:“顾神医,多亏您及时赶到,不然老爷恐怕就被这师兄妹给害死了!”

说完,钟老夫人的脸又冷下来:“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来人,给我把这医馆砸了,将这一老一小的师兄妹送到衙门去!”

第4章 蓝圣针法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