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欺人太甚

“不好了,老爷流血了!”丫鬟一声大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钟老爷身上,只见他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鲜血慢慢的流淌出来。

七窍流血?

看见钟老爷七窍流血。

钟家人顿时目瞪口呆,钟老夫人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怎么会这样?祖父为何会七窍流血?”

“刚才还睁开眼睛了,为何突然如此模样了?”

“顾老头,你这个混账东西,自己医术不精,还要到这里来害人,老爷子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非把你的骨头一块块砸碎了不可。”

……

顾神医见状,也是吓坏了,顿时举起手,慌乱的看着眼前的场面,面色惨白。

“不可能的……不会……不会是这样的,不可能……”

此时的钟老夫人,已然是怒目圆睁,颤抖的指着顾神医,身子仿佛是那寒冬里的树叶,摇摇欲坠,幸而有两位孙儿搀扶着,才勉强站稳。

“顾老头,方才你口口声声说有你出手,老爷定会安然无恙,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定是出不去这医馆的大门。”

虽说钟老夫人的身子一直都不是很好,但这些年来身居高位的气质突然爆发,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的。

顾神医跌在地上,话都说不利索了:“老,老夫人……在下真的不知为何会这般样子……以我的经验,不会是这样,绝不会……”

顾神医听说有蔡恒无法医治的病人,立刻赶来,就是想要在他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本事,却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母亲,如今急也没用,还记得刚刚的姑娘吗?她早就预料到会如此,想必她是有本事医治父亲的。”

方才的男子站出来,在钟老夫人耳边恳切的劝说着。

钟老夫人的面色微微缓和:“是,老二你说的没错。”

说完,钟老夫人将目光落在穆安凰的脸上,对着她招招手:“那个丫头,刚才你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如今你可以去给老爷诊病了。”

穆安凰仿佛没听见一般,与蔡恒闲话家常。

“你这个丫头,莫不是因为方才没让你诊病,你还耍上了脾气不成?”钟老夫人面色沉重,眉梢轻挑。

可穆安凰依旧是没听见一般,只顾着自己的谈笑风生。

蔡恒再次劝说:“师妹,大局为重啊!”

穆安凰深吸一口气,这才走到了钟老爷的身边,摸了脉博……

钟老夫人急切的声音传来:“丫头,你好生诊病,若是你能治好,老身会为刚才的态度为你赔礼,还会万两黄金相送……”

穆安凰不予理会,手指极快的在钟老爷的头顶穴位点了几下,然后按住他的脖子,手上微微用力……

“住手!你这臭丫头,方才我就是用的这个方法,你说不行,现如今你还这样,你是诚心想要害死钟老爷吗?”顾神医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厉喝。

穆安凰没有看他:“无论是医术,还是人品,你生生世世都无法超越我师兄。”

顾神医什么时候受过一个晚辈这样的蔑视,虽医术不及蔡恒,但也被世人尊称一声神医。

“臭丫头,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今日你若能起死回生,我老头子愿意在这给你磕三个响头,可是你要是不行……”

“没错!”钟老夫人见穆安凰如此治疗,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了上来:“我前面的话尚未说完,治好了有黄金万两,若是治不好,别说我们钟家以大欺小!”

穆安凰此时才转头看了一眼:“一言为定!”

瞬间,房间里气氛凝重无比,无人敢发出半点声音,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穆安凰继续在钟老爷的身上推拿,蔡恒的神情从羡慕,变成了震惊……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钟老爷的面色由青紫色,慢慢的趋于红润,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片刻之后,钟老爷猛地起身,颤了几下之后,一口黑红色的血吐了出来。

刚好吐在伸头观察的顾神医脸上。

顾神医瞬间暴怒:“你这小蹄子,口口声声说能诊治的好,如今钟老爷竟然大口的吐血,你倒是解释清楚!”

钟家的人也都跟着吵嚷起来:“刚才还是流血,现在反倒是变成了吐血,我看你就是谋害人命!”

钟老夫人沉着脸,对穆安凰怒目而视:“丫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第5章 欺人太甚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