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想死的,给我让开

穆安凰冷笑:“蠢笨如猪!”

说着一把将顾神医拉到众人面前:“你们看看这血色,明明就是聚集在脑中的污血,吐出来了,人须臾之间就会清醒,也罢,纵然是不信我,我又何必如此费尽心力。”

穆安凰摇摇头,收手:“爹娘,姐姐,师兄,我们走。”

“你真是看我们钟家没人了吗?我祖父变成如此模样你就想要走?你不说清楚,你是出不去这大门半步的。”

穆安凰笑了,多少边关大将都不敢与她如此叫嚣,这豆芽菜一般的后生,居然敢如此大胆狂妄。

“我就给你们一个交代,病我是没治完的,但钟老爷性命无虞,只是午夜时分会头痛难忍,这与我无关,是你们打断了我的治疗。”

说完,带着自家人就要离开。

钟老夫人一个眼神,便有二十几个人上前,将穆安凰拦在门口:“休想离开。”

“不想死的,给我让开。”穆安凰厉声喝道。

“谋害祖父的人,休想活着离开,莫说是你,跟你有关系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蔡恒!你这老东西活了这么多年,也该活够了吧?你们听着,都给我弄死在这里,想来知府大人明理,不会深究!”钟陌怒目而视。

“是,少爷!”

“就凭你们这群废物!还想拦我?”

穆安凰淡淡一笑,众人只觉得一阵冷风奔袭而来,再睁开眼睛就已经倒在地上,而穆安凰一行人,早就没了影子。

“钟老夫人,你欠我一个道歉,还有黄金万两,还有顾老头,你的三个响头,都先欠着吧。”

钟家人在莫城多年,何时受过如此欺辱,钟老夫人捏着拳头,气息混乱。

“啊……”

突然,刚刚还人事不省的钟老爷,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微微的睁眼眼镜,看着众人。

众人都看向钟老爷,只见他现下仿佛从未生过病一般的坐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便可以下地行走了。

“我身子现下是万分舒爽,怎的就好了,刚才还十分痛苦!”

“祖父,您的身子多亏了顾神医赶来医治,不然就有性命之忧了,祖母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钟陌厌恶穆安凰,自然不想让爷爷知道是她救的性命,钟老夫人也对这个生面孔心存犹疑,而且对她十分不敬,便没有拆穿。

顾神医更是欣喜若狂,方才还处在恐惧之中,现下小少爷给面子,自然不会推辞:“钟老爷您放心,自是不会让您再承受痛苦。”

“混账东西!你们都当我是老糊涂了?还是快要死了?我人不能动,但脑袋没死,看不见,却听得清,明明是一个姑娘诊治的病症,你们却在这里胡说八道!”

众人听闻此话都愣在原地。

“祖父,只是一个无知的丫头罢了,自是不必理会。”钟老夫人实在是不明白,钟老爷为什么因为一个丫头而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们,一个个的答应了什么,我都听得见,磕头的去给我磕头,黄金万两,一两都不能少,答应的道歉都给我追去说,下跪也好,磕头也罢,总之把人给我恭恭敬敬的请到府上来。”

“钟老爷此言极是,老夫人,您还是按照钟老爷的意思去办吧。”一男子,身着青色衣袍走进来,站在众人面前。

大家面面相觑,这个看上去身子柔弱,长相极美的男子,究竟是何人?

钟陌站出来,指着他:“你是什么人?今天怎么多管闲事的人这么多,赶紧滚出去,否则直接把你打死……”

钟陌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钟陌顿时呼吸困难,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十七,放开小少爷。”男子淡淡开口。

被唤作十七的孩子,不满意的松开手。

钟老爷见那男子,立刻躬身施礼:“苏先生!”

苏重华微微点头回礼:“钟老爷您深明大义,若是老夫人不愿前往,苏某愿意一同跟随。”

钟老爷正愁没有人能做个中间人,见了苏重华自是欣喜若狂:“苏先生愿意前往,真是折煞老夫了。”

钟陌瑟缩着远远的绕开十七,躲在钟老爷的身后:“爷爷,这人看着病歪歪的,是什么人啊?你为何如此尊重?”

“你懂什么?苏先生乃是天下之大才,虽身子病弱,却心怀苍生,是真正的才子,你今生能得见苏先生一面,是我钟家祖上积德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想不通钟老爷为何对一个这么年轻的病弱男子如此重视。

不过钟老夫人是懂得大局为重的,能让钟老爷如此尊重的人,想必也一定是大才了。

“老二,你跟着苏先生同去,带上万两黄金。”钟老夫人吩咐着次子钟青峰。

“是,母亲。”

“是老二亲口说的要赔罪道歉吗?谁说的,谁自己去!”钟老爷盯着钟老夫人有些抽动的脸,语气严厉,不给任何反对的机会。

钟老夫人沉着脸,喘了半天的气:“好,老身自己去!老二,去准备黄金万两!”

“是,母亲。”

苏重华坐在轿子里,十七看着钟老夫人,钟青峰,顾神医一行人向穆安凰的宅子走去……

出了医馆和院子,锦绣已经带着机几顶轿子和一匹高头大马等在转弯处,见到穆安凰便迎上来:“将……小姐,都安排妥当,请上马。”

第6章 不想死的,给我让开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