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求你了

自从孩子没了之后陆时安神情就一直恍惚。

季非非冲进来一把抓住她的衣服时,她都没反应过来。

“啪!”的一巴掌,季非非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

“都是因为你!是不是你让陆时野那个杂种捅谨御的!你说!是不是你!!”

陆时安终于如梦初醒一样,“你说什么?时野捅了傅谨御?”

季非非握住她单薄的肩膀猛地摇晃,“你别给我装无辜!要不是受你指使,那个小杂种怎么敢?!”

都是她!都是她!

要不是陆时安,这时候她已经是傅家太太了!

“不会的,时野不是坏孩子,你说谎!”

她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根本不相信听到的一切。

就在这时,傅谨御打来电话。

她颤抖着接起来,小心翼翼的问他。

“有人说时野……”

“是的,他捅了我一刀,现在已经在警察局了。”

傅谨御淡淡的带着掩不住疲惫的声音打碎了她的假象。

现实赤裸裸的摆在她的眼前。

她痛苦的攥紧手指,“你想怎么做?想要我怎么做?”

良久,那边传来傅谨御淡漠的声音。

“陆时安,非非的孩子被你害死了,我要你给她道歉,只要她原谅你,我就可以原谅陆时野。”

女人坐在床上,脸色是无力与病态的苍白,她看着那个害死自己孩子的罪魁祸首。

对电话里的人轻声问,就像怕吓到谁一样。

“那我的孩子呢?”

让她给季非非的孩子道歉,那她的孩子呢?

她的孩子就活该夭折吗?她的孩子,也想见见这个世界的啊!

傅谨御手掌不自觉的握紧了一下,冷硬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入她的耳中。

“与我无关。”

陆时安微微仰起小脑袋,张大眼睛,不想让季非非看见她的眼泪。

傅谨御,你是他的爸爸啊,怎么能说,他的生死与你无关?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问傅谨御,却想是在问自己。

她的孩子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罪责?

没有听到回答,电话被人一把挂断。

季非非拿着手机,居高临下的轻蔑看着她。

“我来告诉你,你的孩子错就错在,是你的孩子!”

“你的孩子因你而死,你的弟弟因你犯罪,陆时安,你真是个灾星!你就不该出生!!”

陆时安神情恍惚,她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娇小的女人保住膝盖缩成一团,喃喃自语。

“对不起……对不起……”

想起孩子,想起弟弟,想起傅谨御刚才的要求。

她看向这个精致美艳的女人,“你要怎么才会原谅我?”

季非非轻笑一声,声音里没了那些歇斯底里,带着点满足与惬意。

既然傅谨御无事,那她就该想想怎么“伺候”陆时安了。

她坐在陆时安对面,拍了拍扶手,像招呼狗一样招呼她。

“爬过来。”

陆时安闭了闭眼睛,所有情绪全部掩藏在里面。

良久,她掀开被子,“咣当”一声,背脊笔直的跪在地上。

她朝着季非非一步步膝行过去,一步步碾碎了自己的尊严与傲骨。

傅谨御,这次,你该满意了吧?

季非非笑看着她,眼中夹杂着一抹隐藏很深的嫉恨。

陆时安停在她身上,狼狈不堪,真是……好看极了。

她冷笑两声,“怎么,哑巴了?不知道该怎么求人吗?”

陆时安咬着下唇,隐隐有血丝冒出,艰难的字句从她嘴里吐出。

“对不起,求你,原谅我。”

季非非一把揪住她脑后的头发,眼神狠厉的看过来。

“陆时安,你记住!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这是你欠我的!!”

疼痛从头皮上传来,陆时安皱起眉头,伸手去抓她的手腕。

“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季非非,你当我是死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陆时安与季非非齐齐怔住。

陆振天一脸冷漠的站在门口,看到屋里的情况眉头狠狠一皱。

几步走进来,将陆时安从季非非手中夺下,像护小鸡仔一样将她护在身后。

“季非非,你母亲没教过你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吗?没教过你,什么叫做别人的东西不要乱动吗?!”

“爸爸……”

陆时安看着身前那座大山一样护着她的男人,低声呼唤。

陆振天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

看到这一幕,季非非眼中嫉恨更深,她阴阳怪气的一笑。

“我妈妈确实没有教过我这些,不如您来教教我,爸爸?”

第4章 我求你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