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回家

陆时安眼神巨震,爸爸?季非非叫他爸爸?

陆振天厌恶的看向季非非,“你跟你母亲一样让人恶心。”

季非非混不在意的笑几声,站起身走向门外,回头对他说。

“我等着爸爸对我刮目相看的那天呢!”

陆振天,总有你求我的那一天!而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陆时安迷茫不已,她小心翼翼的拽着父亲的衣摆。

“爸爸,季非非她,为什么叫你爸爸?”

陆振天没有解释这个问题,他拍了拍陆时安的肩膀,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

“时安,回家吧,你妈给你煲了汤。”

眼泪一瞬间从陆时安眼眶中滚落,原来她还有家可以回吗?

简单收拾之后,陆时安坐上回家的车,她身体不好,但是依旧坚持现在回家。

她已经在外漂泊了太久,太久了。

一下车,看到母亲那半白的头发,眼眶不自觉酸涩。

原本雍容华贵的母亲,是因为她,才操劳成这样啊!

养儿防老,养女何尝不是,她这浑浑噩噩的为了一个男人,可真是,太过不孝啊!

“妈。”

她颤抖着嘴唇,叫了一声。

林芳华眼眶里包含着水光,忙不迭的叫声应她。

“哎,哎!妈在呢,妈在呢!”

陆时安一瞬间,委屈如江海倒灌进心里,她想扑进母亲的怀里,告诉她,自己受了多少委屈。

她过得多难,多心酸。

可是,她不能,母亲已经为她伤透了心,她不敢,不敢看到母亲痛苦的眼神。

被安排坐在沙发上,时隔多年再次回到家里,她像个客人,局促不安。

父亲端了茶杯过来,“时安,你知道为什么爸不让你嫁给傅谨御?”

傅家家大业大,傅谨御本人又优秀如斯,按理说父亲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她一直不明白的事,时至今日略有所觉。

“时安,我对你跟时野没别的要求,宁可下嫁,绝不高攀。”

他叹息一声,就像所有溺爱子女的父亲一样,摸了摸她的头顶。

“我跟你母亲,只是希望你们能过得好,富贵权势,都无所谓。”

她用力咬住嘴角,不让声音泄露出一丝一毫,在父亲掌下点头如小鸡啄米。

“来,吃饭了!”

母亲的声音传来,她端菜站在厨房门口,温柔的笑看他们。

陆时安慌乱的抹干净眼泪,笑面迎过去。

“来了,来了。”

坐在桌前,吃着熟悉的饭菜,陆时安一时间恍如隔世。

直到一阵敲门声打断这片静谧安详。

是谁会在这个时间来?

陆时安看向父母,却从他们脸上看出一股早有预料的神态。

“时安,记住父亲跟你讲的话。”

陆时安心里一阵凉意划过,宛如被蛇信子舔过一般。

她努力镇定的去开了门,只见季非非站在门口,她身后站着两位执法人员。

“你们看,我就说,她一定在家吧?”

女人娇笑着对身后的人说。

陆时安握在门边的手不自觉用力扣进。

对门外的人摆出一副冷脸。

“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男人拿出逮捕令,让陆时安看仔细。

“陆振天与林芳华因涉嫌偷税漏税,金额巨大,我们……”

第5章 回家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