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干什么

酒店。

谭奕欢被他扔到了一张绵软的被子里。

她脑袋里依旧昏昏沉沉,不甚清醒。

顾青南的吻欺上来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却被他箍得更紧。

“你干什么?”

“要我跟你来酒店,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我……”

她百口莫辩。

她只是觉得自己一身酒味衣衫凌乱,想要好好洗个澡。

“刚才在酒吧的时候不是挺放得开的?现在立什么贞节牌坊?”

顾青南的手指轻拢慢捻,轻而易举地挑起她的肩带。

他冷笑一声:“谭奕欢,你不会以为自己还依旧是市长千金吧?”

“就算你厌恶我,也不必如此羞辱我。”

巨大的羞耻感袭来。

曾经,她做梦都在想要得到他的拥抱和亲吻。

可是现在,他只不过是在嘲讽。

嘲讽她已经一无所有的事实。

“我不是你的未婚夫吗?做这件事,天经地义。”

他的攻势更加凌厉,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痛楚的低鸣。

顾青南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笑,一把将蜷缩在床上的女人捞起。

“怎么,委屈吗?如果让谭言知道他刚刚被扯了职,疼爱的女儿就被人这么对待,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他眼中闪过阴鸷的目光,干脆提着她哗啦一下扔到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讽刺冷笑。

“看啊,下面那些行走的人们,曾经可都是归你爸爸管,可现在他们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你这副样子!”

“求你……把窗帘拉上……”

其实在这个位置,对面空无一物,谁也不会看到他们正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可是谭奕欢痛楚得只想立刻去死。

“你不是喜欢我吗?说啊,怎么不说话了!”

他抓着她的头发,逼迫她转过身来看向自己。

“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恣意的凌虐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一抹刺目的红。

顾青南已经起了床,正在穿衣。

而谭奕欢却依旧一动不动。

“顾青南,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怎么对你?”

顾青南冷笑一声,忽然俯身靠过来,吓得她忙将被子裹成一团,长睫上挂满了泪珠。

他捏起她的下巴,眼中挂着嘲讽,“谭大小姐,以前一直仗着你爸的身份不可一世,现在也终于尝到人间疾苦了?”

谭奕欢死死的咬着唇,脸色惨白。

是,从前她的确是娇纵任性,也有时候会免不了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他啊。

她唯一强迫他做过的事情,就是当她的未婚夫。

但——当时他并没有拒绝啊!

难道喜欢也是一种错吗?

“你是为了报复我……”

泪水潸然而下,谭奕欢面色苍白入雪。

顾青南在穿好衣服之后,在床头柜上放下了一张支票。

“这里有二十万,给你的补偿,也已经比一般人价格高了,谭奕欢,别说我不抬举你。”

“你……”

她颤声坐了起来,狠狠将那张支票扔到了地上。

他竟然这么羞辱她?在他眼中,羞辱她就这么能得到快感吗?

第2章 你干什么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