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别人玩剩的 配吗?

男人一记眼刀飞过去,薄唇轻启,带着十足的寒冷,“慕时清玩剩的女人,还配得上我薄君翊未婚妻的称号?”

说罢,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顾亦川和夜澜不明所以地看着薄君翊,出声叫住,“你做什么去?”

薄君翊头都没回,冷淡道:“回去洗澡。”

夜澜莫名其妙,“不是才出来吗,干干净净的洗什么澡。”

“脂粉味太重。”

“我又没叫女人,哪来的脂粉味。”

这时顾亦川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道:“他在说墨染呢,那小妮子刚刚扑他身上不肯撒手。”

“.......”看来的确很讨厌墨染。

翌日一早,墨染开着阿斯顿马丁,戴着墨镜,面无表情地在京道上疾驰,直到车子驶入沥青的路面,两面全是高耸的大树,附近安静得只听得见鸟叫声。

她转了方向盘,往左驶入,原本紧闭庄严的镂空黑漆铁门缓缓打开,这才完全见到了别墅的真面目,不远处是一匹奔腾模样的骏马雕塑,周围全是细小的喷泉,包裹着那匹马。

墨染把车停在别墅门口,有个管家模样的人物穿着中山装,走了出来,看见车上下来的人时,惊诧了几秒,连忙迎了上去,“大小姐,您回来了,快,快进来,老爷方才还在念你呢。”

这个管家是跟在沈枞阳身边的老人了,定然不是那种阳奉阴违的小人,墨染推了推眼镜,淡淡颔首,往里走去。

别墅内,一眼望见极尽奢华的大厅,繁复的灯饰散发着一股冷冽的光芒,她站在柔软的地毯上,朝那其乐融融的一家子看去,嘴角勾成一个冷漠的弧度。

夏菱最先看见逆光而来的墨染,眸光里闪过一丝异样,而后换上了最得体的笑容,“墨儿回来了,还没吃早饭吧,快,夏夏快去给姐姐拿碗筷。”

沈元清和沈枞阳也朝门口那道清冷的身影望过来,父子俩脸上表情各异,一个欣喜,一个难看,沈老爷子没说话,沈元清黑了脸,沉声道:“你还知道回来,我们家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墨染离开沈家整整十多年,期间只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背着和老爷子见了见,再无音信,如若不是还在电视上看得见她的踪迹,恐怕他都要忘了还有这么个女儿。

她把包放在沙发上,缓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对着沈夏的位置上,“意大利面,黑椒味,热牛奶。”

一旁的佣人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甚至不知道这是谁,都没有动作,一是不敢,二是害怕站错队。

墨染取下眼镜,露出绝美的小脸,桃花眼撇了一眼夏菱,朱唇轻启,“耳朵聋了?”

夏菱温和地接话道:“墨儿想吃我做的面了,好,我马上去做。”

一直憋着的沈夏出声了,“爸爸,妈妈的手削水果的时候划到了,不能碰水,要不然我去给姐姐做吧。”

两母女一个比一个会演,墨染心里嗤笑道,她端起管家亲自放上来的热牛奶抿了一口,静静等待沈元清发话。

果不其然,沈元清倏然把筷子拍在桌上,寒着脸道:“要吃什么自己去做,你在指使谁,她现在是你母亲,沈家的主母。”

沈夏听及此,嘴角勾起,挑衅地看了一眼墨染。

第6章别人玩剩的 配吗?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