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回门

双手拉着扁担两端的绳索,金小小迈步就想从陆晋辰的身边绕过去,结果刚走到陆晋辰的身边,肩上的扁担就被陆晋辰给拉住了。

“是想去见什么人吧。”

这一句倒是将金小小给说蒙了。

“见人?见什么人?”

金小小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陆晋辰。

“要见谁,你自己不是更清楚吗?”

陆晋辰的语气更冷了几分。

听到这里,金小小这才反应过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新婚之夜她去的地方正是河边,所以才会掉进河里。

按照陆晋辰的思路来想,现在难免会怀疑自己这次出去的目的。

“夫君怕是想多了,我真的只是去挑点水而已,你要是不放心,那我不去就是了。”

金小小一边说着,就真的将肩上的扁担放了下来。

陆晋辰自始至终都冷冷地看着金小小,那种没有丝毫信任的眼神,让金小小一阵憋屈。

但她能怪谁呢?

谁让之前的那个金小小太能作了。

眼前这个可是反派大人啊,她可不敢跟他对着干。

“夫君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那我就先去打扫院子了。”

不去挑水,打扫院子总行吧。

家里的活这么多,她就不信找不到借口躲开他。

金小小说着就准备出门去院子里,陆晋辰终于不再沉默。

“去收拾一下,今天回门。”

突如其来的一句,让金小小刚抬起的脚步顿了一下。

“回门”这个词让她感觉头皮都有些麻。

算了算时间,今天正是回门的日子。

可是……金小小一点都不想去那个在潜意识里十分可怕的金家。

为什么会用可怕这个词?

大概是因为那家人有毒!

在金小小的印象里,那一家人似乎没有一个肯待见她的。

全都恨不得让金小小离她们远远的。

说起原因,也不能全怪原本的金小小。

毕竟什么样的家养什么样的人。

之前的金小小之所以会变成那么能作的性子,那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说起金家,在这个不怎么富庶的柳河村里,也是叫得上名的大户了。

当家的金齐河是金小小的爷爷,是柳河村里的木匠,手艺不错,就是为人吝啬,十足的守财奴。当年舍不得花钱,用几只鸡当聘礼娶了村里的寡妇王氏。

那王氏做寡妇的时候受尽了气,自从嫁给金齐河之后就变得尖酸刻薄,看谁都不顺眼似的。

两人生了三儿三女,大儿子金福全好吃懒做,整日里都琢磨着怎么坐享其成,眼睛盯着他爹手里积攒下的东西,就等着哪天老爷子一蹬腿,他就可以当家做主了,媳妇林氏是邻村屠户家的大女儿。

当年金齐河为了以后能吃上免费的猪肉,也不管金福全愿不愿意,就给他娶下了那个肥头大耳的泼妇。只是金齐河打错了如意算盘,自从那林氏进门,他猪肉没吃上一口,家里却是被这个林氏搅得鸡犬不宁。

二儿子金福贵倒是个精明的,不仅继承了他爹的手艺,也继承了他爹的吝啬,那守财奴的性子简直青出于蓝,自己赚的钱那是抠的死死的,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拿走一分。

第6章 回门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